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杂七杂八’ Category

推荐《公司的力量》

2010年08月29日 留下评论

推荐央视财经频道正在播出(每晚9点20)的十集纪录片《公司的力量》。
新浪视频:http://movie.video.sina.com.cn/category/gsdll/detail.html
央视官方:http://jingji.cntv.cn/special/gsdll/01/index.shtml

值得一看。

结合此前李荣融的下台,似乎对国有企业要做重新的思考和定位。

希望这传达了一种重视私人产权、尊重企业家精神、保障自由竞争和鼓励创造创新的信号和声音。

但愿这不是我又一个幻觉。

Advertisements
分类:杂七杂八

爱情的容量

2008年03月24日 留下评论

爱情的容量 
勃朗宁夫人
 
我不相信人一生只能爱一次,我也不相信人一生必须爱许多次。次数不说明问题。爱情的容量也就是一个人心灵的容量。你是深谷,一次爱情就象一道江河,许多次爱情就象许多浪花。你是浅滩,一次爱情只是一条细流,许多次爱情也只是许多泡沫。 

不要以成败论人生,也不要以成败论爱情。老实说,爱情多半是失败的,不是败于难成眷属的无奈,就是败于终成眷属的厌倦。然而,无奈留下了永久的怀恋,厌倦激起了常新的追求,这又未尝不是爱情本身的成功?说到底,爱情是超越于成败的。爱情是人生最美丽的梦,你能说你做了一个成功的梦或一个失败的梦吗? 

爱一个人,就是心疼一个人。爱得深了,潜在的父性或母性必然会参加进来。只是迷恋,并不心疼,这样的爱尽管炽烈,却缺乏深度,多半不能持久。

分类:杂七杂八

I really don’t want to know

2008年03月24日 1条评论

I really don’t want to know
Les Paul & Mary Ford/Tommy Edward

How many arms have held you

And hated to let you¡¡go
How many, how many, I wonder,
But I really don’t want to know.

How many lips have kissed you,
And set your soul¡¡aglow
How many, how many, I wonder,
But I really don’t want to know.

So always make me wonder,
Always make me guess.
And even if I ask you,
Darling don’t confess.
Just let it remain your secret,
But darling I love you so.
No Wonder, no wonder I wonder.
Though I really don’t want to know.

分类:杂七杂八

最常见的恶习

2008年03月24日 2 条评论

1. 期望自己与众不同,却又不愿严格要求自己。
2. 过于谦虚,乃至虚伪。
3. 不论做错什么事,总是先寻找借口。
4. 过于在乎他人的意见和评论。
5. 做事拖拖拉拉,不讲效率。
6. 滥用流行词汇,不懂装懂。

7. 说话含糊其辞,遮遮掩掩。
8. 推诿责任,嫁祸于人。
9. 常常以"忙"和"没有时间"来搪塞他人。
10. 对意见不同的人视为异己。

分类:杂七杂八

无题

2008年02月20日 3 条评论
1.几个关键词:不确定性,创新,服务,博弈(策略互动)。试图通过一个框架将其整合,未果。
2.前天和几个朋友去K歌,当吼到“我多想看到你那依旧灿烂的笑容,…”时,声嘶力竭。很久没K歌了。
3.“怀旧并不说明你老了,经常怀旧才是。”这好像是徐静蕾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最近,四十岁常被提及。几个朋友倡议举行高中毕业二十年聚会。
分类:杂七杂八

大年初一

2008年02月7日 1条评论
大年初一的早晨,村子里除了稀稀落落的鞭炮声外,格外的宁静。吃过早饭,已是十点多了,去给几个堂哥拜年。这里的风俗是,每到一家,必要吃饭,必要喝酒,而且酒风强悍,许多人的酒量都以公斤计。我的策略就是示弱(当然也是真弱),一般我的堂哥们都会考虑到我是读书人,大度地允许我少喝一些。不过,今年几个堂哥都因为身体原因,戒酒或者限量饮酒了。想起他们曾经在酒桌上的叱咤风云,不由人生出岁月不饶人的感慨。和他们谈了很多农村的经济社会生活,颇有收获。
下午,妹夫和表哥来访,开始划权喝酒,到了晚上,数了数酒瓶,三人消耗白酒四瓶半。我自己大约喝了最多半斤吧,他们两个每人大约一公斤。我们这儿真是配得上“河西酒廊”的美誉啊。
分类:杂七杂八

门前的小树林

2008年02月6日 留下评论
下午,带女儿到门前的小树林去玩。今天天气晴朗,树林里白雪皑皑,明亮静谧。林中积雪约有五公分厚,女儿高兴地在上面跑跳,并用树枝在雪地上书写“WU YUCHEN到此一游”。林中那条干涸多年的小河今年也有水了,河面结了一层薄冰,还能看到下面的流水。我们用石头在河面上砸了个洞,女儿嚷着要抓鱼。我开玩笑将女儿推倒在雪上,她起身后抓了雪打我,我假装逃跑,她开心大笑。
小时候,这片小树林林木茂盛,河流纵横。夏天小孩子去河中游泳戏水,秋天大家去树林打沙枣。每年夏秋,当雨水充沛的时候,洪水淹没了整个树林,十分状观。再后来,林木被迅速砍伐,小树被放牧的牛羊啃死,河水日渐减少,林地变成了麦田。退耕还林的政策出来后,情况有所好转。耕是没退,但每家都在空地和地头种了树,现在已长大了。
每次回家,我都喜欢去小树林转转,坐在河边看夕阳,看远处的村落。这个时候,大约是内心真正宁静的时候。
分类:杂七杂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