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感想杂记 > 六月杂谈

六月杂谈

2010年07月15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6月4日,参加了ZG公司的10周年庆。杯光交错中,想起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但已经很少有人记得了。
第二天,与原来的一些同事和朋友们去了一趟甘南。甘南的草场已经衰败到盖不住黄土的境地了,草原上的马也缓慢得全然没有策马驰骋的乐趣。不过,蓝天、白云、远山、青稞酒、烤全羊、篝火…还是让人感受到了一些宁静、快意和酣畅。
次日,去了向往已久的拉不楞寺,只是行程过于匆匆,没有来得及感受。以后有机会一定再去。

6月16-20日,去上海参加了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年会。这次年会的氛围不如两年前的广州年会,这大约是由于粤沪两地行事风格不同吧。
由于没有论文宣讲,所以,我们算是会议旁观者。听了几场报告,感觉到中国管理研究的水平的确在快速地提高。无论是研究问题的提出和界定,还是研究方法的选择和运用,都更加有意义和规范。
几场keynote的水平都很高,有许多杰出的学者演讲,这体现了 IACMR的影响力。
赖斯大学琼斯商学院周京教授的“工作场所的创造力”的演讲提出了很多有趣的观点,比如,中国有创新(innovation),但缺乏创造力(creativity);组织内的某些负面事件可以触发创造力;独裁还是授权更有利于提高创造力?等。
香港城市大学的梁觉教授关于“冲突与和谐”的演讲也非常精彩。他认为,西方文化更多地是从冲突的视角看待冲突,而东方文化则更多地是从和谐的视角看待冲突。他提出了和谐的二元模式:促进和谐与回避破裂。

终于拿到了DS-2019表和邀请函,约了八月份的面签。希望一切顺利。
出国这种事,拖得久了,就意兴阑珊了。
现在,又凭空多出了很多自己和他人的期望,愈发觉得未来的一年国外生活肯定辛苦无趣得很。
不过,这也许正符合我最近努力做减法的感悟和行动。Keep it simple, stupid!

当老师的好处之一是可以经常接触到年轻而聪明的学生们。
我现在差不多学会了如何尽量不怀旧,不去羡慕年轻人。作为老师,我更希望自己年轻时候的经验和教训能够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他们,并且,如果可能的话,给他们一些鼓励和建议。
年轻最大的好处也许是可以犯错。年轻就意味着活力和勇气。
我甚至鼓励我的学生如果可能的话,就在大学恋爱一次吧。我们的父母和老师往往把恋爱与学习对立起来,或者担心自己的孩子受伤,或者担心自己的学生不够成熟。结果是,很多人到了该恋爱的时候反而不会恋爱了。
伤害和不成熟本身就是美好爱情的一部分。尽管培根说过,过度的爱情追求会降低人本身的价值,但如果年轻人都少年老成,都怕伤害,理性是理性了,但少了不管不顾和痛彻骨髓的豪情和撕裂,则未尝不是一种缺憾。
当然,我们需要更多包容和理解。佛曰:不可执着。我们很多时候自认为在爱,其实是为了证明自己在爱。歌词云:最伤最痛是后悔。否定彼此曾经的付出,因爱生恨,这大约是最要不得的了。如果没有一颗智慧和包容的心,爱情的伤痛可能导致两个不好的结果:游戏爱情和爱情冷感。

分类:感想杂记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