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论文 > 复杂组织中的科层结构和搜索

复杂组织中的科层结构和搜索

2010年07月14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复杂组织中的科层结构和搜索——Management Science Vol. 56 Issue 5 2010述评

Hierarchical Structure and Search in Complex Organizations — A Review of Management Science Vol. 56 Issue 5 2010

吴建祖1 曾宪聚2

1 兰州大学管理学院 兰州 730000

2 香港城市大学市场营销学系 香港

由于技术、市场、流程、利益相关者等之间的多重互动,企业面临的问题往往是复杂的。而且,随着社会、经济和技术的发展,企业所处的环境变得越来越不确定。在这种复杂快变的环境中,企业的决策一般无法运用最优化的方法做到“最优”,只能通过搜索以寻求满意的问题解决方案。具体讲,企业通过渐进搜索(只改变少量决策参数)或剧烈搜索(改变大量决策参数),生成决策备选方案,然后从中选择满意的解决方案。事实上,很多管理问题的解决都存在搜索问题,比如战略制定、组织能力构建以及新产品开发等等。虽然这些问题可能存在局部最优解,但一般来说,我们很难得到其整体最优解,对此类复杂问题的求解主要靠搜索而不是最优化方法。

此外,由于没有任何决策者有足够的信息处理能力来考虑问题的所有方面,在复杂问题的求解中,必须将问题分解为不同的子问题来求解。而这些子问题不是相互独立的,而是相互依赖的。所以,组织可以被看作是由许多紧密耦合的团队构成,这些团队各自分工并相互作用以得到整个组织的绩效。换句话说,在企业问题解决过程中,单靠高层管理者无法得到高质量的问题解决方案,他们必须为组织的不同成员分派任务、授权决策、提供激励以及建立沟通,让每个组织成员承担整个组织问题的一部分,以获得关于问题解决速度、解决方案质量和风险的最优组合。因此,企业组织设计的主要挑战是,如何将复杂的组织搜索过程划分为可管理的专业任务并协调这些任务,以使得企业可以从协调行动中获益。

现有的研究组织搜索问题的规范方法主要是NK模型。NK模型是由进化生物学中研究基因系统的方法演变而来的一种结构化仿真方法,主要研究一个模块化系统如何通过适应性搜索快速有效地达到最优点。NK模型适合研究系统内部要素间的互动关系对系统的整体适应性具有重要影响的一类问题。NK模型将代理人的数量用N来表示,而代理人之间的相互依赖则用K来反映。基于NK模型及其它互补模型的仿真研究表明,当问题的复杂性(子问题的数目)增加时,相互依赖的子问题的分散搜索会趋于缓慢直至停滞。虽然这些研究已经找到了缓解该问题的方法,但却没有回答科层组织结构能否和如何改善搜索速度和质量的问题。

在最新一期(2010年第5期)《管理科学》(Management Science)期刊上,来自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法国校区的Jürgen Mihm和Christoph H. Loch与来自惠普公司社会计算实验室的Dennis Wilkinson和Bernardo A. Huberman共同发表了题为“复杂组织中的科层结构和搜索”(Hierarchical Structure and Search in Complex Organizations)的论文,研究了组织科层对搜索速度以及问题解决方案稳定性和质量的影响。

为了研究科层组织对搜索的影响,作者通过说明组织结构、科层决策和搜索过程之间的互动关系,提出并回答了如下三个问题。首先,在给定的科层组织结构中,处在同一层级的决策团队如何协调?具体讲,就是他们应该平行地搜索子问题,然后进行协调和调整,还是应该在一个决定总体方向和约束条件的“领先函数”的指导下序贯地搜索?作者认为,序贯搜索更有利于提高搜索速度和解决方案的稳定性。其次,从垂直协调的角度看,决策权应该分配到科层组织的哪一层级?作者认为,将解决方案的选择权分派给基层管理者有利于提高搜索速度和解决方案的稳定性。最后,科层组织的最优的部门深度/规模为何?作者认为,中层管理者对搜索绩效的影响很小,基层管理者才是问题解决的的关键,而且一线问题解决团队的规模越小,搜索速度越快,解决方案越稳定。

本文采用了数学模型与计算机仿真相结合的研究方法。作者首先通过构建数学模型,证明了组织科层的确能够改善搜索速度和解决方案的质量和稳定性。研究表明,在没有科层的组织中,即只有一层的“扁平”组织中,由于激励冲突和/或信息超载,子问题间的互动放大了对“不动点”(即最优问题解决方案)的扰动,所以整个问题解决系统是不稳定的(命题1)。激励冲突是指由于自利和缺乏对其它子问题的了解,成员对自己的问题(决策)赋予更高的权重,从而在决策中存在利益冲突。而当决策者试图同时更新其它决策者的决策信息时,由于信息处理能力有限,就会造成信息超载。

接下来,作者将科层结构引入模型(图1),并证明了两个命题。命题2认为,如果科层组织中的决策由一个集中的决策者做出,则解决方案的质量会单调地收敛于最终的结果。这主要是因为集中决策限制了子团队之间的互动,只允许能够改善团队绩效的改变,从而可以确保逐步改善解决方案的质量并得到最终的解决方案。命题3则表明,将组织划分为不同的部门,并且部门内成员的相互依赖优先于部门间成员的相互依赖,可以提高问题解决的效率。换句话说,科层提高了问题解决的速度。总之,模型分析表明,集中决策减少了振动从而增强了稳定性和搜索速度,而科层则通过减少部门间依赖性而增加了问题解决的稳定性和速度。
clip_image002

图1 组织科层与问题解决搜索

在仿真分析中,作者模拟了一个四层科层组织,其中,48个成员被均分到6个部门,然后将这6个部门均分为2个区域,区域经理向CEO汇报。仿真分析的前提假设是:1)知识工人解决问题,经理进行管理但不直接问题解决;2)一线知识工人从整体上进行子问题搜索,而且部门之间的依赖性较低。作者分别模拟了科层决策的三个维度:一是组织决策的层次,即集中还是协调。在集中科层中,经理决定是否接受来自一线的子问题解决方案;而协调科层中,经理协调各方的决策以使其相容。二是经理层的激励,即整体激励还是个体激励。整体激励的经理在最大化本团队的利益的时候同时考虑整个组织的利益,而个体激励的经理则在最大化团队利益的时候不惜牺牲其它团队的利益。三是跨部门的组织问题解决顺序,即平行还是序贯地解决问题。平行意味着所有团队同时解决每个问题,而序贯则意味着存在一个领先团队,它首先解决某个问题,其它某个团队以此解决方案为起点解决另一个问题,依此类推。仿真结果表明,首先,问题解决的决策权应该授予基层管理者,而且一线问题解决团队的规模越小,搜索速度越快,解决方案越稳定。其次,当经理人是个体激励的时,集中科层提高了问题解决的速度;而当经理人是整体激励的时,集中科层则同时提高了问题解决的速度和质量。最后,序贯地解决问题更有利于提高搜索速度和解决方案的稳定性。

在理论方面,本文为组织搜索理论提供了新的洞见。首先,在搜索的水平协调方面,序贯搜索有利于更快地“锚定”解决方案并提高解决方案的质量。其次,在垂直协调方面,将解决方案的选择权委托给基层管理者更有利于提高搜索速度与解决方案的质量和稳定性。最后,在科层组织中,基层对搜索绩效的影响最大,而且基层问题解决团队的规模越小,搜索绩效越好。在方法论方面,本文建立了一个规范的搜索模型并进行了计算机仿真。规范模型能够推导出分布搜索中一般问题的分析特征,而仿真模型则为此类问题的研究提供了除NK模型的另一个选择。在本文中,科层中不同层次的多个参与者从事搜索,而科层有助于将子问题集成为一个总问题。在评估搜索的绩效时,作者不仅考虑了解决方案质量和收敛时间(正如许多NK模型仿真做的那样),而且考虑了收敛到整体解决方案的能力。本期《管理科学》共刊登了10篇论文,另外9篇论文为:

(1)Sunil Mithas和Henry C. Lucas, Jr.:外国IT工人更便宜吗?──美国的签证政策和信息技术专业人员的薪酬(Are Foreign IT Workers Cheaper? U.S. Visa Policies and Compensation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Professionals)

(2)Karel H. van Donselaar, Vishal Gaur, Tom van Woensel, Rob A. C. M. Broekmeulen和Jan C. Fransoo:零售商店的订货行为和自动补货系统的建议(Ordering Behavior in Retail Stores and Implications for Automated Replenishment)

(3)Eleanor McDonnell Feit, Mark A. Beltramo和Fred M. Feinberg:现状分析:结合选择实验与市场数据以估计产品属性的重要性(Reality Check: Combining Choice Experiments with Market Data to Estimate the Importance of Product Attributes)

(4)Juliana Nascimento和Warren Powell:动态规划模型和共同基金现金余额问题算法(Dynamic Programming Models and Algorithms for the Mutual Fund Cash Balance Problem)

(5)A. Peter McGraw, Eldar Shafir和Alexander Todorov:金钱和实物的估值:为什么20美元的商品可能超过或不值20美元?(Valuing Money and Things: Why a $20 Item Can Be Worth More and Less Than $20)

(6)Guillaume Roels, Uday S. Karmarkar和 Scott Carr:合作服务契约(Contracting for Collaborative Services)

(7)Christina Aperjis和Ramesh Johari:电子商务市场中的最优聚集率窗口(Optimal Windows for Aggregating Ratings in Electronic Marketplaces)

(8)Neus Palomeras和Eduardo Melero:创新者市场:作为成员流动驱动的雇用中学习(Markets for Inventors: Learning-by-Hiring as a Driver of Mobility)

(9)Cornelia Schön:具有价格歧视的最优产品线选择问题(On the Optimal Product Line Selection Problem with Price Discrimination)

(本文发表在《管理学家》(学术版)2010年第5期)

分类:学术论文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