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论文 > 中国传统思想与詹姆斯•马奇组织学习理论的共通智慧

中国传统思想与詹姆斯•马奇组织学习理论的共通智慧

2010年03月30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中国传统思想与詹姆斯•马奇组织学习理论的共通智慧

—— Academy of Management Learning & Education Vol. 9 Issue 2 2010述评

吴建祖1 曾宪聚2

1 兰州大学管理学院 兰州 730000

2 香港城市大学市场营销学系 香港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在思考中国管理学研究的定位和出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中国学者如何为管理学研究作出自己的贡献?关于这个问题,学者们提出了不同的理论和看法,比如本土化和情境化,中国管理理论(A Theory of Chinese Management)和管理的中国理论(Chinese Theory of Management)等。在探索中国学者对管理学研究的可能贡献方面,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如何从中国传统的智慧中学习,结合中国的管理实践,提出并检验相关的管理理论。在2010年第二期《管理学会学习和教育》(Academy of Management Learning & Education, AMLE)上,夏威夷大学(University of Hawaii)的默韦恩•瑞(Moonweon Rhee)博士发表了题为“在课堂中追求共通智慧:当中国古代的思想家遇到詹姆斯•马奇”(The Pursuit of Shared Wisdom in Class: When Classical Chinese Thinkers Meet James March)的论文,研究了亚洲传统思想和北美组织理论之间的共通之处,以詹姆斯•马奇与中国古代典籍中基本思想的对比为例,说明了二者之间紧密的联系。本文的目的是为留学北美商学院的亚洲学生探索一条新的教育途径,以使他们能够真正地从对他们祖国的思想家和北美组织研究社团的互相尊重和整合中受益。

目前,到北美商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亚洲学生日益增多。2008年,在美国顶级的50所商学院的管理学博士生中,有近三分之一的学生来自亚洲。在有些学校,亚洲学生的比例甚至占了大多数。对于这些学生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克服巨大的文化和制度障碍。比如,他们都面临由东方文化熏陶而形成的思维与北美管理理论之间的“范式的转换”的挑战。此外,语言的障碍也是亚洲学生在北美商学院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

可喜的是,在北美和亚洲学者的共同努力和帮助下,许多亚洲学生打破了这种障碍。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转变就是将北美的组织理论运用到亚洲的情境。具体讲,就是将北美的组织理论放在亚洲的文化背景和管理实践中去理解。近年来,亚洲的学者在这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从而在北美商学院的博士生课程阅读材料和研讨会中,越来越多的以亚洲为背景的案例以及亚洲学者的论文被采用和提及。此外,发表在《亚太管理学报》(Asia Pacific Journal of Management, 亚洲管理学会的官方期刊)和《组织和管理评论》(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 Review, 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的官方期刊)等以亚洲为背景的学术期刊上的论文越来越多地被北美商学院指定为博士生的必读文献。亚洲学生和学者的这种尝试和努力,扩展了组织和管理知识的边界。

除此之外,北美的教授们也鼓励亚洲学生研究与东方文化相关的管理主题和从事与亚洲相关的研究活动。他们本身对此也很感兴趣,比如,越来越多的北美学者会在研究和研讨中提及诸如“面子”“关系”“控制”等在中国的管理实践中特别重要的概念。此外,他们还积极参加亚洲的学术研究团体和学术研究活动,比如,《亚太管理学报》和《组织和管理评论》的编委近半数是北美学者。

尽管亚洲学生和学者在克服东西文化差异以及融合东方智慧与北美组织理论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对主流组织理论的演化和发展中所做的核心贡献依然很小。作者认为,其主要原因是,亚洲学生将自身定位于组织研究的从属地位,他们认为组织研究的核心和主流仍然在北美,是那里的教授,而亚洲学者所做的主要是将这些理论情境化。所以,他们学成后一般都回到亚洲的学校执教。这不利于亚洲学生的地域自豪感以及亚洲研究社团的自身身份认同。

有学者将组织研究中的这种研究者角色分层归因于亚洲和北美组织研究历史的差异。北美的组织研究有超过60年的历史,而亚洲组织研究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迄今不过30年的时间。但是,作者不同意这个解释,即不认为时间是导致亚洲组织研究处于从属地位的原因。比如,资源依赖理论、人口生态学理论、制度理论等由北美学者提出的理论,其历史都不是很长。作者认为,课堂阅读材料是造成这种不平衡的主要原因。在北美管理学课堂上很少采用东方的组织理论材料,这使得亚洲学生认为东方的思想和组织理论不重要,北美的研究才是主流。换句话说,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在教学和研究中对亚洲组织理论关注太少。

基于以上的分析,作者认为,解决上述问题的途径有两个,一是像欧洲一样,产生自己的组织研究范式,二是鼓励亚洲学生探索亚洲思想和文化遗产与北美的组织理论之间的共通智慧。尽管欧洲学生和学者同样面临在组织理论研究中被边缘化的威胁,但相比亚洲学生和学者,他们对欧洲思想家的思想和欧洲的组织理论表现得更有自豪感。所以,亚洲学生和学者应该对亚洲思想家的思想和组织表现出更多的自豪感和信心,并积极探索它们与北美组织理论的相通之处。这样做的好处有两个,一是可以增加亚洲学生和学者的自信,并使得北美学者认可亚洲学者为真正的学术合作伙伴;二是揭示共通智慧将为亚洲学生和北美教授提供更多互动的机会和动力。

为了论证上述观点,作者研究了一个例子,即中国传统思想与詹姆斯•马奇组织学习理论的共通智慧。具体讲,作者研究了詹姆斯•马奇组织学习理论的几个研究主题(包括适应和学习、从经验中学习、从经验中抽样、注意力配置、缓慢学习的优势等)与中国的《论语》、《春秋》、《庄子》、《淮南子》、《史记》、《汉书》等经典著作中的成语和典故的共通智慧。

在适应和学习理论方面,组织学习理论强调对环境变化的适应,而中国有“桔化为枳”(语出《晏子春秋》)的典故;组织学习理论认为通向目标的唯一最优途径不止一种,这与中国的成语“异曲同工”(语出《昌黎先生集》)有异曲同工之处。此外,关于适应搜索中的惰性因素(比如能力陷阱等),中国的“安于故俗,溺于旧闻”和“沾沾自喜”(语出《史记》)等典故和成语提供了同样的意思。

组织学习理论强调从经验中学习的重要性,而这在中国的典籍中也有很多的例子。比如,二者都强调从失败中学习的重要性,成语“塞翁失马”(语出《淮南子》)、“讳疾忌医”(语出《史记》)、“改过自新”(语出《史记》)、“既往不咎”(语出《论语》)、“多难兴邦”(语出《晋书》)、“重蹈覆辙”(语出《后汉书》)等,分别强调了经历失败、直面失败、容忍失败、转败为胜、合理归因的价值和重要性。此外,组织学习理论强调了重复、模仿和榜样的重要性,这与“孟母三迁“(语出《孟子》)和“以人为鉴”(语出《旧唐书》)等成语表达了共通的智慧。

最后,作者通过“管中窥豹”(语出《晋书》)说明了组织学之中的小样本问题;通过成语“专心致志”(语出《孟子》)强调了注意力作为学习的基本条件;而成语“欲速不达”(语出《论语》)和“大器晚成”(语出《后汉书》)则说明了关注长远、耐心和目光远大在组织学习中的重要性。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通过探索中国古代典籍中的典故和成语与组织学习理论相关观点的共通智慧,试图增加亚洲学生和学者在组织研究方面的自信,使得北美学者认可亚洲学者为真正的学术合作伙伴,为亚洲学生和北美教授提供更多互动的机会和动力。本文的研究不只为北美的管理学博士教育提供了启示,而且对国内的管理学博士教育也有很好的启发。不过,在中国的管理学教育和研究中,增加自信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科学的方法将我们的古老智慧变成真正的管理理论和知识。目前,对于这个问题仍然有很多的争议,但相信随着中国管理学教育、研究和实践国际化程度的提高,我们一定能够找到一条自己的为主流管理理论作出核心贡献的途径。

《管理学会学习和教育》(Academy of Management Learning & Education, AMLE)是美国管理学会旗下的期刊。其宗旨是刊登与管理学学习和教育有关的知识和实践的前沿。只要是对管理学的学习和教育有意义的论文,无论是理论模型和评论、定性和定量研究、批评和回应、意见交流等,AMLE都能够接受。AMLE是一本跨学科的期刊,其作者和读者涵盖关心管理学学习和教育的学者、教育者、项目总监、院长以及其他学术机构的管理者、咨询师、政策制定者、私有或公共组织的管理实践者等。本期共刊登了7篇论文,另外6篇包括:

(1)Hoover, Giambatista, Sorenson和Bommer:技能获取中全面学习教学法的效能评估(Assess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Whole Person Learning Pedagogy in Skill Acquisition)

(2)Traci Sitzmann, Katherine Ely, Kenneth G Brown, Kristina N. Bauer:知识的自我评估:认知学习还是情感测量?(Self-Assessment of Knowledge: A Cognitive Learning or Affective Measure?)

(3) Moskal:自我评估:什么是其有效用户?(Self-Assessments: What Are Their Valid Uses?)

(4)McNatt:负面信誉和学生评估教学的偏差:来自自然发生实验的纵向结果( Negative reputation and biased student evaluations of teaching: Longitudinal results from a naturally occurring experiment)

(5) Armstrong和Fukami:知识的自我评估:认知学习还是情感测量?来自管理学习和教育社团的观点( Self-Assessment of Knowledge: A Cognitive Learning or Affective Measure? Perspectives from the Management Learning and Education Community)

(6)Hwang和Francesco: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权力距离对反馈渠道和学习后果的影响(The Influence of Individualism-Collectivism and Power Distance on Use of Feedback Channels and Consequences for Learning)

(本文发表在《管理学家》(学术版)2010年第2期)

分类:学术论文
  1. Yao
    2010年04月2日 9:33 上午

    這里已經徹底學術化了……

  2. 露滴心宇
    2010年04月9日 11:13 下午

    我有一个好点子:中国血统跨国企业的国际化探索,管理和实践。国际化问题绝对是困扰中国企业走向全球的最主要的绊脚石。当中国的企业家口袋里揣满钞票准备在海外大干一场的时候,面对外籍人才的使用,管理缺乏最基本的管理方法和套路,在粗暴,冷落,半信半疑,不甚理解间反复徘徊。而外国人,终究认识到了谁是boss,却始终苦恼于边缘化,无所作为。繁复的碰撞产生非常多非常有启示意味的命题。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