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论文 > 注意力基础观视角下的实物期权组合选择和管理

注意力基础观视角下的实物期权组合选择和管理

2009年10月11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注意力基础观视角下的实物期权组合选择和管理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Vol. 33 Issue 3 2008述评

曾宪聚1 吴建祖2

1 香港城市大学市场营销学系 香港

2 兰州大学管理学院 兰州 730000

尽管实物期权方法(real options approach, ROA)被广泛应用于不确定条件下的项目评价、投资决策、战略选择、企业价值评估等方面,学者对该方法的批评和质疑却一直未曾停止过。批评者认为,由于心理和文化的原因,管理者一般不愿意放弃期权,而实物期权一般都没有明确的执行期限,这使得管理者可能会在本该放弃的项目上过度投资,从而损害企业的价值。此外,由于组织结构不合理等原因,管理者可能无法识别期权,从而无法获取项目的实物期权价值。因此,实物期权方法是否能为企业创造价值取决于管理者的决策行为,如果管理者在进行决策时是“自律的”,即能够真实地按照实物期权方法评估的结果做出执行、放弃或继续持有期权的决策,则实物期权方法能够为企业创造价值。相反,如果管理者由于受项目成功后的利润及其给自己带来的好处的诱惑而向本该放弃的高风险项目过度投资,则实物期权方法会损害企业的价值。

在2008年第三期的《管理学会评论》(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AMR)上,南佛罗里达大学的迈克尔·巴奈特(Michael L. Barnett)博士在题为“实物期权推理的注意力基础观”(Barnett, M. L. 2008. An Attention-Based View of Real Options Reasoning.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33(3): 606-628.)的论文中,从注意力基础观(attention-based view)的视角,研究了实物期权组合的选择和管理问题,分析了项目倡导者和管理者的注意力对实物期权项目的倡导和采纳,以及实物期权组合动态的影响。

注意力基础观的基本观点是,管理者在进行决策时,对周围几近无限的刺激的注意力和处理能力是有限的,管理者做出何种决策取决于其注意力配置。实物期权方法强调决策中各种可能性组合的重要性,而注意力基础观则研究管理者会注意和选择哪种可能性组合,并分析实物期权方法是为企业创造了价值还是损害了企业的价值。本文的基本思路是,企业的外部环境和组织结构影响管理者的注意力配置,管理者的注意力焦点影响其决策行为,而决策行为将直接影响实物期权方法的效果。

实物期权组合(real option portfolio, 简称期权组合)是指一组能够带来期权价值的项目的集合。实物期权组合选择指项目倡导者从众多可能带来期权价值的项目中,发现并向管理者倡导能够带来期权价值的项目,管理者从被倡导的项目中选择一组项目进行预投资(即购买实物期权)的过程。实物期权组合管理则指管理者通过持有、执行或放弃实物期权组合中的项目,对已经预投资的实物期权组合进行动态调整的过程。

本文首先在注意力基础观的视角下分析了实物期权组合的选择(图1)。实物期权组合选择包括两方面的决策,一是项目倡导者选择倡导(即“推销”)哪些实物期权项目,二是管理者决定采纳(即“购买”)哪些被倡导的项目。作者将影响决策者(项目倡导者或管理者)注意力配置的因素分为实体结构(concrete structure)和情境结构(contextual structure)(图1)。实体结构是指企业中影响决策者注意力配置的具体活动和途径,比如,面对面的会议、电话交谈、电子邮件交流、书面沟通、管理程序的制定等。实体结构又分为运作和管理两类,运作活动决定项目倡导者注意并倡导哪些项目,而管理活动则决定管理者注意并采纳哪些项目。情境结构是指影响决策者注意力配置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结构,是影响企业实体结构的环境因素。当企业的情境结构改变时,企业的实体结构也会发生变化,从而决策者对组织环境的注意力焦点也随之改变。

 图1 注意力结构与期权组合选择

图1 注意力结构与实物期权组合选择

首先,项目倡导者从众多的项目机会中注意和识别那些可能带来期权价值的项目机会。期权无处不在,但只有被管理者注意到的才有可能实现其价值。我们称那些未被注意到的期权为“影子期权”(shadow options)。因此,识别影子期权是应用实物期权方法的第一步。从注意力基础观的视角看,影子期权的识别取决于管理者将其注意力聚焦于外部刺激还是内部刺激。比如,如果要识别新市场中的影子期权,则必须将注意力集中于外部刺激;而如果要识别现有市场中的影子期权,则应将注意力集中于内部刺激。此外,将注意力集中于外部刺激更有利于企业获取生成新期权的新资源,即更有利于新期权的创造。

接下来,项目倡导者从可能带来期权价值的项目机会中选择要倡导的项目。并不是所有识别的项目机会都会被倡导,哪些项目机会被倡导是项目倡导者选择性注意的结果。作者认为,企业中被倡导项目的数量取决于项目倡导者对来自管理者的支持的知觉,感觉到的支持越大,则被倡导的项目越多。影响项目倡导者知觉支持的积极和消极因素各有四个。积极因素包括:管理者的聆听意愿、企业文化的支持、竞争和经济压力、组织变革;消极因素包括:对失败的恐惧、机构精简、不确定性、保守的企业文化。此外,项目评审规则的规范性直接影响项目倡导者的决策。项目的评审越严谨,项目倡导者越有动力倡导那些期权价值可以明确衡量的项目。

最后,管理者决定采纳哪些被倡导的项目。影响管理者采纳项目的因素主要包括管理者职位变换的时间和范围、新任管理者与前任在专业背景上的差异、管理者的注意力冗余等。管理者职位变换时间越近、范围越广,则采纳新的期权项目的可能性越大;同理,新任管理者与前任的专业背景差异越大,则采纳新的期权项目的可能性越大。其原因是,新任管理者希望表现的与前任领导有所不同,所以更倾向于采纳新的期权项目。此外,管理者的注意力冗余越多,则其采纳的期权项目的数量越多。

图2 实物期权组合动态管理过程

图2 实物期权组合动态管理过程

在确定了实物期权组合后,企业需要对其进行动态管理,即随着时间的变化对实物期权组合进行调整,调整决策主要包括期权的持有、执行或放弃。管理者首先要做的决策是是否继续持有期权,即是否继续采纳项目。在不考虑注意力影响的情况下,一般有两种决策的方法:等等看(wait and see)和试试看(act and see)。等等看的方法包括两个阶段:1)获得一个期权并在一段时间持有它,2)然后决定是执行还是放弃期权。试试看的方法是指管理者通过投入额外资源来提高项目成功的可能性,而不是被动地等待。这两种方法都倾向于继续持有期权。然而,与金融期权不同,实物期权不具有受法律保护的排他性。所以,竞争对手的抢先进入将侵蚀实物期权的价值,并促使管理者尽快做出执行或者放弃期权的决策。

根据注意力基础观,当企业持有一项期权并等待不确定性消解时,其它更紧迫的问题将占据管理者的注意力。当一项期权不再引起管理者的注意时,它就又变成了一个影子期权,而持有类似期权的其它企业可能发现机会并执行期权,此时企业持有的影子期权就会失去价值。换句话说,企业之所以失去其拥有的实物期权的价值,是因为管理者没有注意到该期权,从而使其变成影子期权。作者认为,企业保有其专用知识的能力越强,则越有可能继续持有期权。然而,由于继续持有期权在扩大潜在收益的同时,也增加了企业过度投资的风险,通过适当的纪律来约束企业的投资行为就非常重要。项目倡导者和管理者对项目的注意力焦点不同,前者更关注项目成功后的收益,而后者则更关注项目失败后的损失。所以,企业的项目失败经历加深了管理者对项目失败可能性的注意力,从而减少了管理者继续持有期权的可能性。

此外,由于关于不确定是否消解以及竞争对手的威胁的判断都是主观的,这增加了选择实物期权最优执行时机的难度。作者认为,具有创新和冒险精神的管理者更倾向于较早地执行期权。而企业身份认同与所拥有的期权匹配越好,则越早执行期权。

最后,管理者是否放弃期权取决于其获取信息的来源。如果管理者从内部获得的信息更多,则不太可能注意到项目失败的迹象。反之,则反是。如果管理者更多地注意外部信息,而不是依赖过于乐观的项目倡导者获得信息,则更倾向于放弃期权。相反,如果管理者主要依靠项目倡导者的乐观预测获取信息,他们就不太可能做出项目失败的结论,从而继续持有期权。

《管理学会评论》(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AMR)是美国管理学会(Academy of Management, AOM)的官方期刊之一,也是组织和管理领域位列前五的顶级学术期刊。AMR的宗旨是发表促进研究者对管理和组织理解的新的理论洞见。AMR强调新的思想和对现有理论的挑战,在方法上并不强调一定使用经验研究、数学模型或计算机仿真等规范方法。此外,AMR还强调管理研究的跨学科特点,比如与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社会心理学、人类学等学科的交叉研究。本期除了上面介绍的这篇外,其它各篇包括:

(1)Claudio Wolter和Francisco M. Veloso:创新对垂直结构的影响:交易成本和能力的视角(The Effects of Innovation on Vertical Structure: Perspectives on Transaction Costs and Competences)

(2)Denise Potosky:管理媒介在人事评估过程中的作用:一个概念框架(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the Role of the Administration Medium in the Personnel Assessment Process)

(3)Robert C. Litchfield:头脑风暴法新论:基于目标的观点(Brainstorming Reconsidered: A Goal-Based View)

(4)Blake E. Ashforth, Dennis A. Gioia, Sandra L. Robinson和Linda K. Treviño:再论组织腐败(Re-Viewing Organizational Corruption)

(5)Jonathan Pinto, Carrie R. Leana和Frits K. Pil:腐败的组织还是腐败个体的组织?:组织腐败的两种类型(Corrupt Organizations or Organizations of Corrupt Individuals? two Types of Organization-Level Corruption)

(6)Donald Lange:组织腐败控制的多维概念化(A Multidimensional Conceptualization of Organizational Corruption Control)

(7)Michael D. Pfarrer, Katherine A. Decelles, Ken G. Smith和M. Susan Taylor:跌倒之后:腐败组织的重建(After the Fall: Reintegrating the Corrupt Organization)

(8)Vilmos F. Misangyi, Gary R. Weaver和Heather Elms:终结腐败:制度逻辑、资源和制度企业家之间的互动(Ending Corruption: the Interplay Among Institutional Logics, Resources, and Institutional Entrepreneurs)

其中,(4)~(8)篇是有关组织腐败(organizational corruption)的研究专题。

==========

引用本文:曾宪聚, 吴建祖. 注意力基础观视角下的实物期权组合选择和管理——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Vol. 33 Issue 3 2008述评[J]. 管理学家(学术版), 2009, (4): 72-75.

分类:学术论文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