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手摘录 > 【转载】兰小欢:与朋友和求知者互勉

【转载】兰小欢:与朋友和求知者互勉

2009年04月15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自己和一些朋友都在为博士论文的选题挣扎,颇不易。读者须知,美国所有进入博士项目的人,最终能拿下学位的不过50%。我自己因为一些毫不足道的成果沾沾自喜驻足不前已久,每次面对老师都觉有愧,觉得进展远远地落在了她的期望之后。萌生退意再正常不过,于是写下这篇文章鼓励自己,也和朋友们以及所有有志求知者互勉。

耶鲁大学的Peter. Philips是名满天下的计量经济学和统计学者,贡献等身,并以善于指导和鼓励学生著称。去年他60周岁生日,世界各地的学生(今日大多已卓然成家)纷纷写信道贺,其中一位韩裔学者的信我印象深刻。这位先生回忆自己当年正是博士三年级,惶惶然不知所措,以为自己天资所限终难有所成。而像所有“知难而退”的人一样,他开始追问继续下去的意义,认为博士学位终究对人生幸福助益不大。于是决定暂时离开一年,好好想想。打定主意之后,去和导师Philips教授摊牌。

教授听后,立刻神情严肃,站起身来,关上办公室门。问:“××,我是不是对你太严格,要求太高了?”这位先生急忙摇头,说自己只是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教授开始说起自己曾经的研究进展如何缓慢,觉得怎么做都没有效率,而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这是做研究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云云。这位韩国先生自然认为这不过安慰之辞,不足信。须知说话的教授发表了两百多篇论文,其中30多篇都发在计量经济学最顶级的学报上,这些贡献完全改变了时间序列领域的研究。他说他没效率,学生岂能相信?

教授苦劝一番后,说了下列一番话:“××,请你留下来完成你的博士学位,如果你不想为了自己这么做,那么请你为了我这么做。我这么坚持是因为我知道,有一个博士学位的话,你的人生成将会大不相同。而且我也知道,你一旦走了,就绝不会再回来。”

后来这位先生当然留了下来,现在已经是奥斯汀德州大学的教授了。成与不成不过一念之差。

========

王国维先生和唐君毅先生都谈过学问的境界,殊途同归,但唐先生说的更详细些。学问有成者,必经历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信”,真心的信,诚心诚意的信,觉得太有道理太有意思了,于是入行。我和我的朋友们都经历过这个阶段。张五常先生在谈论今日中国学子的求学心态时,也反复强调过这一点。切忌一上来就“疑”,一上来就“不屑”,一上来便认为教授水平不过如此,不过故作高深。这种心态只会导向虚无,毫无助益。他常用一个字“跪”,说见了真正的学问高手,用懂得“跪”下来。那是说,要诚心诚意的信服了。

第二阶段是“疑”,觉得曾经所学皆不可信,都是胡说八道。而“疑难疑难”,之所以“疑”,多半是因为“难”。学多了,学久了,学深了,越学越难,每前进一步付出的代价和努力越来越大,往往还不甚了了。此时忍不住怀疑起来,其实多半是一种消极的心理作祟。唐先生所谓:“烦闷之极,常会生何必读书何必治学之感。”

我现在就在这个阶段,怀疑所学毫无用处,真的不过故作高深。其实不过谋口饭吃,何须如此卖命?况且精彩学问那么多,把所有时间用来深究一点,错过其它,越学越窄,又如何对得起“博士”头衔中的那个“博”字?真的是患得患失,寝食难安。

其实,世间学问千万,让人眼花缭乱。不抓住一点深究下去,如何能在其中立足?所谓“举一反三一通百通”,没有一个坚实的立足点,没有真正“深”过,又如何能以点带面,真正达到“博”?东拉西扯,看似博杂,其实不过人云亦云。再“博”“博”得过谷歌乎?

第三阶段是“悟”,所谓深入过后,终究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其后则“谁谓河广,一苇航之”。然而便是这“一苇”,寻的人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有时真正想不如让水蒙了双眼,视而不见随波逐流算了,乐得轻松。

而这“一苇”非同小可,达摩渡江东来,靠得也不过是它。唐先生说:“人在学问中,真有真知灼见,便可以虽千万人吾往矣。人由此而自己做自己思想的主宰。而人只要真能为其自己思想的主宰,人遂皆可在其独立苍茫自用思想时,自觉上天下地,唯我独尊。”

第四阶段是“博”,站立一苇之上,以点带面,一路扩展开去。“乃由心之广大开展,化出一涵容他人相异思想的度量胸襟”。然后知一苇之外,尚有坦荡乾坤。以前大多荒诞不经自己不屑一顾的东西,如今再看,不过是因为当年看错了角度。指鹿为马,错不在鹿,也不在马。

第五阶段是“言”,在知道对的为什么对,错的为什么错,如何能纠错之后,方可“知而言”,能答疑,能教人。

自己一苇渡江之后,转回头看,方知“条条大路通罗马”,自己所行之路不过一条。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了罗马的方位,不如离开罗马,再到别的路上走走看看。才能把别的路上的行者指引到罗马,也才知道有的人完全走错了路,需要指正。

“由此而后,学者成为真正教育家。人要当教育家,亦才真知学问艰难,学问的无穷,与教人之不易。因通罗马的大路,莫有人走的完。而走上崎岖小路背方向而行的人,是太多了。”

而要做教育家,要指引人前行,便会带你到学问的最后一个阶段,“无知”。

“他之无知,是因为他之不能定居在罗马,而要离开罗马,去重走生疏的其他的道路;重与未到罗马的人走错的人,站在一起。这样,他是不能免于无知之感的。因为他人的无知,即是他自己的无知。于是他与他们不免同样的要处处感到惶惑与疑难,并沿路问人。由此而到学问最高境界的人,看来便与无知无识的人一样。曾到罗马者与未到罗马者一样。你说你到过罗马是无用的,因为大家同在一生疏的路上。”

其实唐先生不必拿罗马做比喻,学问的最高境界大概未必要从“教人到罗马”中得到,自己孤身上路,离开罗马,重新向未知世界进军,不也仍然要经历这些未知之路的惶惑与无知么?

以前我一知半解的时候,常常会质疑那些学问的顶尖高手,觉得他们都是瞎蒙,挺无知的。其实原因不过是他们已经离开罗马了,跌跌撞撞地冲进未知世界的黑暗了,正好碰上了走错了路不自知还在路边沾沾自喜歇晌的我罢了。

不过现在我确信,这些阶段是循序渐进的,努力和天资只能决定各个阶段的时间长短,不会让人“跨阶段发展”。捷径多歧路,想从零层直接进入第三层“唯我独尊”的人,可能误以为拿到了自己的“一苇”,但忘了身边的不是江水,而是井水。

================

呜呼,用了五年去“信”,花了两年“疑”,现在仍然“疑无路”,不知何时能到达第三层的“又一村”。夫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以我的愚钝天资,走一步退两步的学问进展,倘真能到达“闻道”那一天,也恐垂垂老矣,想不死都不行了。

(上述引文,来自唐君毅《说学问之阶段》)

原文链接:http://www.bullogger.com/blogs/shafa/archives/289709.aspx

分类:随手摘录
  1. Yao
    2009年04月16日 2:28 下午

    i dont really like him.i think he is smart, and no doubt he has achieved some effects in his field, but still, he cant help to show off. thats obviously in his almost every blog.thats why i feel sorry for those people. they are really clever ones, but they cant know that they are not that clever.to compare with, Renzha is far much better.

  2. Vastgobi
    2009年04月18日 4:35 上午

    呵呵,同意。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