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手摘录 > 谭劲松:堂吉诃德与学术理想主义

谭劲松:堂吉诃德与学术理想主义

2008年06月29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堂吉诃德与学术理想主义

谭劲松

转引自:谭劲松,“关于中国管理学科发展的讨论”《管理世界》,2007年第1期。全文转载于<新华文摘>。

目前中国有许多所谓的学者被尊为“管理大师”或“管理学大师”,但是詹姆斯·马奇(James March)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获得管理学大师的称号。他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荣退讲席教授(Jack Steele Professor Emeritus),是一位真正的学者,一个人文主义的真正传人,一位知识广博,思想深刻的文艺复兴式的人物(Renascence Man)。詹姆斯-马奇教授和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 教授所领导的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团队在半个多世纪以前的研究奠定了现代组织理论的基础,并建立了西蒙教授后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研究的核心内容。但遗憾的是,他的思想和对现代组织理论的贡献在中国远远没有得到应有的介绍和重视,以至于许多中国的管理学者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号,詹姆斯·马奇应邀在加拿大舒立克商学院做了一个学术讲座,讲座的核心就是目前许多管理学院面临的学术研究和满足所谓的现实需求之间的冲突。事实上,如何鼓励与维持学术的严密性与实用性两方面的平衡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商学院优秀与否的尺度。这里顺便要提到的是目前在中国引起了越来越多人关注的一个名字,他就是亨利·明茨伯格(Henry Mintzberg)。亨利-明茨伯格是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讲席教授,一位曾经对组织理论研究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学者。今年四月初的时候他曾在浙江大学做过一次演讲,坚持管理学科应该更注重满足现实世界的需要。我有幸应邀参加了这两个讲座。与明茨伯格教授的观点相反,在马奇教授的那场演讲中他所提倡的就是“ 严格的学术训练” 以及“严密的学术态度”。也就是说,实用性不能成为在严密性上妥协的理由。

马奇教授在舒立克商学院的演讲中大力强调实用性必须建立在严格的学术训练的基础上,这不仅仅是在大学期间,而应该是贯穿我们一生的。他曾经有过一句非常精采的名言,“想法的美感比它本身是否有用更重要”。也就是说,我们毕生的行动应该是努力实现个人对社会的义务,实现自我,而不是一切从结果出发去考虑。马奇教授的这种想法部分原因是基于堂吉诃德这样的风车挑战者的传奇。许多文学和哲学作品中都描述过这种理想的精神,尽管这种堂吉诃德式的努力听起来可能过于理想化,有些不切实际,但在堂吉诃德身上,这种人类的精神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当有人让他解释他的疯狂的行为时,堂吉诃德并没有回答自己的行为可能引起什么后果,相反,他的回答是,“我知道我是谁” (I know who I am)。

詹姆斯·马奇认为,堂吉诃德一直以来都是在听从自我的想法,而没有让环境来决定自己的行为。他身上体现出来的更多的是一种对于自我的清醒认识,而非对现实环境的适应。他追求的是一种自尊,而非私利。当然,堂吉诃德后来的不幸也活脱脱地向我们表明了这样的一条追寻自我的道路有着它的局限性,但是堂吉诃德的传奇又歌颂了对于人性的另外一种看法,即:热情、责任感,以及行动并不取决于最终是不是有好的结果,而是决定于是不是愿意无条件地投入一种特有的生活

詹姆斯·马奇主张,大学不是市场,它仅仅由于特定的环境恰好成了市场 (incidentally a market) 。从本质上来看,大学更应该是一座殿堂。在大学里,知识得到尊重不光是因为它能给个人或社会带来一些好处,更重要的是,知识代表了一种人类的精神,并能够将这种精神延续下去。他提出,目前管理学院的考核制度,特别是终身教授考核制度,在扼杀年轻学者的创新精神。他提出的问题,其实与中国管理学院(或者大学) 面对的挑战是一样的。我在讲座后问他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难题。詹姆斯-马奇用他那种充满智慧的幽默回答说,也许管理学院应该只招聘两种人做教授,或者是信心强大到不需要担心是否可以得到终身教授的人,或者干脆就是傲慢到不在乎是否能获得终身教授的人,因为只有这两种人才敢於蔑视制度的不完善而投身于有创新的学术研究。

这样听起是不是有些太理想主义?马奇认为,堂吉诃德的故事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只有在确定不会被欺骗时才去信任,在知道有所回报时才去爱,在看到了知识的价值后再去学,我们就丧失了人类的一个基本特性,即愿意为自我观念的实现去采取行动,而不计较其他后果。任何宗教的存在如果能够以它能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来衡量的话,那它也不能称之为一个真正的宗教了。大学教育与学术研究也是同样的道理。教育与学术应该作为一种信仰来追求,而不应该单单从实用性的角度来衡量,这样的教育和学术才算名副其实。马奇认为,高等教育是一种理念,而非实利的计算;同时它又是一种义务,而非选择。学生不应该把自己当成顾客,而应该成为信徒(acolytes);教育不是一种工作,而是一种圣礼 (sacrament);而研究也不是投资,而是一份圣约(testament)。

有人可能会说,这些不过是些异想天开的空想,因为从经济学角度看,任何愚蠢的行为都是需要一个合乎理性解释的。关于这个问题用堂吉诃德的一句话来回答是再恰当不过了,那就是“对于一个游侠骑士,出于某种原因去干一些疯疯癫癫的事情既不会给他带来荣誉,也不会让人们对他心存感激。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可以干一些傻事,而不需要任何理由。” 作为管理学者,也许我们需要这么点“愚蠢”的挑战风车的骑士精神,因为如果在学术的殿堂里都丧失了理想主义,那就更不要指望在社会的其他地方能找到了。

1.正因为James March和他的研究没有在中国得到足够的重视和介绍,我也找不到一个对他的名字的约定俗成的中文译法。如果这个译法听起来感觉很蹩脚,我请James March的学生和崇拜者们原谅。

2.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到加拿大舒立克商学院的网站下载讲座的录像和PPT材料 ( http://www.schulich.yorku.ca/ssb-extra/schulich%20lectures.nsf )。

March, J. G. & Augier, M. 2007. The Pursuit of Relevance in Management Education. California Management Review, 49(3): 129-146.

分类:随手摘录
  1. Yao
    2008年06月30日 2:11 上午

    国家的敌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多舛人生
    http://www.bullog.cn/blogs/mozhixu/archives/152145.aspx
    这篇文章看得我很难过

  2. Unknown
    2008年08月31日 6:25 上午

    Hi,Do you need mp4 advertisement players, SD card players and advertisement LCD displays? Please go Here:www.amberdigital.com.hk(Amberdigital).we have explored and developed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with professionalism. We have built a widespread marketing network, and set up a capable management team dedicated to provide beyond-expectation services to our customers.
    amberdigital Contact Us
    E-mail:sstar@netvigator.com
    website:www.amberdigital.com.hk
    alibaba:amberdigital.en.alibaba.com[dcdia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