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感想杂记 > 无题

无题

2008年06月26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ZENG打电话过来,说宪梓堂前正在进行一个小型的晚会,一位年龄与我相仿的老师在唱许巍的『故乡』和『旅行』,让我通过电话听几句。平白地,引出一丝怀旧来。现在,怀旧无可救药地成为一种情绪的常态,经常被轻易地掀动。前些日子,在上下班的车上翻完了《闪开,让我们歌唱八十年代》,很是怀旧了一把。想起曾经写过的几篇『歌与记忆』系列的随笔,或许,在某种情绪的推动下,说不定哪天又可以接着完成这个有些宏大的计划了。时间在推移,原来计划的二十年,很快就会变成三十年了,希望还能够拾起那些久远的记忆的片段。尽管『生活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庸俗』,但保留一些曾经的纯真和原则还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写到这儿,想起了《我的黄金时代》,想起了『水妖』,想起了2002年。那么,下一篇『歌与记忆』的题目就是『2002:水妖』吧。

P.S. 《我的黄金时代》的结尾画外音——它让很多人喜欢上了这部DV。

其实,事情的发展,平淡无奇。那天我们在学校南门见了一面,一起吃了顿饭,第二天在机场送别。到了美国之后,我们照例的每个礼拜写一封信。照例的,在一年之后中断了联系,并且顺理成章的,在三年之后收到了她的结婚照和最后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我的第三个愿望,是希望你能够幸福的生活着』。照片上看,她比以前又漂亮了,那天晚上,我和李鑫喝了顿酒,据说,喝大了以后我哭了,不知道是缅怀还是憧憬,那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我清楚的明白,我将像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大多数男人一样,结婚,生子,买房子,赚票子…按照王小波同志所说的,生活,正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这么说,显得我层次不高,可是,对于这一切,我,无能为力…

分类:感想杂记
  1. Ting
    2008年06月26日 3:54 下午

    现在电脑里唯一存的几首歌都是许巍的,感觉现在只有他的歌才能跟自己的心境共鸣.有几次,本来就想家的时候听他的"故乡"和"旅行"还有"曾经的你"竟然不禁潸然泪下,受你毒害很深啊.

  2. Yao
    2008年06月27日 2:00 上午

    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不是我们,嘿嘿。
     
    我个人很不喜欢《我的黄金时代》,还有王小波的这句话。
     
    有一种幻想破灭之后,接受了命运,却又不能心甘情愿接受的懦弱。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