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手摘录 > [不合时宜的转载]汪丁丁:捐款的 吃捐款的 以及关于捐款的不合时宜的问题

[不合时宜的转载]汪丁丁:捐款的 吃捐款的 以及关于捐款的不合时宜的问题

2008年05月16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http://wang-dingding.blog.sohu.com/87520152.html

满街都是捐款的,没有人,包括我自己,敢于追问捐来的款怎样交给灾区以及到了灾区又怎样交给受灾者。可是《财经》编辑部的张进来信催问下一期“边缘”的题目了,这让我想到,如此多的捐款本身,已经足够地被主流媒体边缘化了吧?谁解释过它们的去处?那一家软件公司给我们演示那些银行和慈善机构的“捐款路线图”——即善款从我们手里传递至受灾者手里这样一条透明的令人放心的路线图?其实,我早知道国内慈善机构的损耗率极高,或许是全世界最高的,大约在百分之三十以上,我记得多年前胡鞍钢和康晓光的扶贫调查报告里披露过更惊人的数据:每一百元扶贫款只有两元真正交给了贫困户。如此普遍的官场腐败难道突然不见了吗?我觉得很难堪,在这样庄严的场合问了一个如此不庄严的问题。但是,难道不应追问吗?我查阅过西方国家的慈善机构的损耗率,例如,资中筠先生关于美国的基金会的调查报告,我估计美国的慈善组织的损耗率普遍低于百分之十,或许更低。因为那里运作善款的人,这一点特别重要,那些运作善款的人往往是志愿者,他们或许来自宗教界,或许是热血青年,或许是富家子弟,或许是退休老人,总之,他们多数人只需要一些奉献爱心的机会。国内的慈善机构,我是指最著名的那些机构,多年前已经有至少一家,被媒体披露存在严重腐败,那场官司至今未了结。自从我心里发生了如上这样的不合时宜的疑问之后,每一次见到捐款的或电视上广播捐款热线号码的时候,我都会留神听着,希望听到关于款项的传递路线的哪怕一丝丝说明。我承认我已经不是“愤青”的年龄况且我过去若干年始终在国内生活,所以我已经比较地老谋深算了,不合时宜但老谋深算。

分类:随手摘录
  1. Ting
    2008年05月16日 4:25 下午

    这确实是个问题,我相信也是很多人捐款时抱有的疑虑.anyway,对我们来说尽到心意就可以了.

  2. Yao
    2008年05月16日 11:16 下午

    现在质疑 正当其时
     
    如果说还不是太晚的话!一般来说,在一个全能管制型政府控制下的国家,天灾发生了,救灾依靠谁?当然只能依靠这个拥有全部资源和组织能力的政府。但是这个政府在灾难面前是不是总和民众的利益是一致的?答案是:不见得。这是因为一个以获取更多合法性资源为己任的政府往往是通过对政绩的追求来获得的,而政绩可以通过实际工作和宣传工作获得:即干了活被大家看在眼里并且实际干活效果不错,还有就是告知大家我干了活并且实际效果不错。通常情况下,这两种方式同时使用。天灾发生后,在救灾工作的开始阶段(由于是不可抗力,并无可追究的人为过错,所以出面组织救灾的政府更容易获得政绩),此时政府的利益和民众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是一致的,但是仅仅是在一定程度上。一旦在复杂的救灾过程中,政府和决策下属执行部门的各个环节由于官僚主义等原因出现问题的时候,特别是出现了性质严重的失职行为的时候,其利益则会和民众利益不一致了,这时候,它会倾向于选择掩盖这些错误–在有些政府,它们会倾向于掩盖一切哪怕最微小的错误–这当然是由于它的利益驱动导致的结果。事实上,这样性质的政府大多很善于把掩盖错误和自我美化当成一个工作来做。因此,当民众和政府利益一致,政府全力搜救的时候,民众不需要翘大拇哥拍巴掌,更不需要眼含热泪或者啧啧称赞说我们是一家人。因为这个活儿已经有专业的国家公务员来干了,你这时候再来锦上添花,对救灾不但无效,反而,可能,有害。当政府在操作过程中犯了错误和民众的利益不一致的时候(有没有不犯错误的人和组织?在搜救中犯了错误意味着什么?),你因为还沉浸在感动中而疏于监督警惕,那么它会不会因为你的无条件信任而忽然不好意思起来,从而认为其利益是和你一致了然后全力救灾呢?答案,你是知道的。表达感动不会自动使得双方利益一致,但是批评质疑却可以做到。我说在救灾工作的任何时刻都是“现在质疑,正当其时,如果还不是太晚的话”。是因为只有更多的人从自己的角度不断的质疑,才会使得想通过政绩获得合法性资源的政府真正意识到这样的舆论环境里面,掩盖错误的成本太高,这么干最终会导致与自己的最终利益相违背。这样,要想赢得民意,那就只有更加努力工作,坦诚失误,接受批评,及时改进这一条路可走。显然,面对一个拥有全部资源可以进行自我美化的权力机构,一个批评者或者一群批评者,都是远远不够的,只有批评和质疑的声音多起来,多到足够让政府在救灾工作中始终感到如虻在背,不敢懈怠,才会有更多的生命被救助,更少的愚蠢错误发生,更高的工作效率,以及更纯粹的人道关怀。一个救灾时竭尽全力绞尽脑汁,救灾后想着可算能歇口气擦把汗还多少有点战战兢兢的政府,只有通过各种猛烈的质疑和批评才能获得;而救灾时忙着自我表扬,抽空接受群众热爱,并且随时准备往自己身上挂大红花准备参加庆功会的政府的长久存在,当然是拜歌颂和赞扬所赐-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一个批评政府者的全部价值,就在于看到自己所有的批评,都被政府通过实干来推翻或证明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讲,没有无用的批评,或者说,批评和质疑因此实现了预防和警醒的作用。所以,现在质疑,正当其时,如果说还不是太晚的话。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