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8年5月

MathType快捷键

2008年05月28日 3 条评论

没什么可写的,继续技术贴。

1. 打开/关闭MathType窗口

Alt+M:打开Word工具栏中的MathType菜单,然后用上下键选择想要的操作,打开MathType窗口。

Alt+F4:保存并关闭MathType窗口,返回Word。

2. 公式输入

Ctrl+G+希腊字母英文名的首字母:小写希腊字母(先按Ctrl+G,再按相应的希腊字母英文名的首字母)

Ctrl+G+Shift+希腊字母英文名的首字母:大写希腊字母

Ctrl+F: 分式

Ctrl+I:积分

Ctrl+T+S:求和

Ctrl+shift+space:空格

Ctrl+B:输入向量格式字符

Ctrl+H:上角标

Ctrl+J:上、下角标

Ctrl+L:下角标

Ctrl+(:左右圆括弧

Ctrl+[:左右方括弧

Ctrl+{:左右话括弧

Ctrl+K+<:小于等于号

Ctrl+K+>:大于等于号

想要了解更多的快捷键,可将鼠标移至要输入的项目上,MathType窗口的下方就会显示相应的快捷键提示了。

Advertisements
分类:技术生活

[转载]胡舒立:多难兴邦与制度建设

2008年05月25日 1条评论

多难兴邦与制度建设

胡舒立  /总第212期 出版日期:2008-05-24

中国需要一个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的、权力与责任明晰的、落实到专门机构、中央与地方分工明确的巨灾风险管理体系

  中国有史以来就灾害不断,近年来更有愈演愈烈之势。从SARS到禽流感,从年初的冰雪之灾,到本月的汶川大地震,大灾频仍,旱涝台风亦连年肆虐。诸灾之中,尤以此番汶川大地震最为惨烈,令国人世人心灵震撼,激情涌动。

  有道是“多难兴邦”。过去的两周,举国哀恸,国人对此古训必是感慨良多。但是,多难并不必然兴邦。当我们由激情而思索,由思索而行动,从大规模的救人赈灾,转为更大规模的灾区重建,进而转为未来更大范围的减灾防灾,我们仍需不懈地探索和建立崭新的巨灾防范体制。

  答案越来越清晰:中国需要一个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的、权力与责任明晰的、落实到专门机构、中央与地方分工明确的巨灾风险管理体系。这样的体系注重未雨绸缪,注重科学专业,注重多方配合,尤其注重可执行性。数万骤然逝去的生命再度警示我们,建立这样的体系是何等重要和迫切!

  这一体系必须对自然灾害区分轻重缓急,界定政府和民间的责任,并且有全社会的广泛参与。

  这一体系当能对巨灾风险进行识别和评估。需要统一管理,需要科学对待,需要成本投入,尤其需要法治意义上的公开透明。

  风险识别和评估的范畴远比“预报”或预测广泛,其核心内涵是风险识别和信息共享。即使眼前没有灾难发生,全社会都应知道自己面临何种自然风险的威胁;灾难发生的概率、程度如何?危害多大?涉及多少民众,多少房屋、道路、桥梁、厂房、商场?有多少属于经济存量的资产暴露在风险范围之内? 种种变量需要随着经济发展作出动态分析。

  这一体系注重未雨绸缪,当能把自然灾害的后果尽可能降低。古今中外无数血的教训告诉人们,必须把关注的重点从对巨灾的事后反应,逐步转移到事前防范。现在,许多人在反思学校、幼儿园的建筑质量。其实,所有人员密集的公共建筑和设施,都应该对建筑的防灾标准作出明确而严格的规定。若要行之有效,还需辅之以配套的激励与惩罚机制,并且有专门的机构跟踪检查和执行,并有充足的资金保证。否则,“豆腐渣工程”仍然无法根除。

  在1923年9月1日发生的日本关东大地震中,也曾出现大量校舍倒塌、学生集体遇难的惨剧。此后,日本秉持“学生的生命维系着国家未来”的理念,明确规定,学校教学楼必须使用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模式钢筋混凝土结构。从那时起,学校便成为每一个地方最牢固的建筑,成为地震后灾民的首选避难场所。不过,在 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中,仍有部分校舍倒塌,随后,日本政府实施基于新标准的“校舍补强计划”。然而,13年来,这一计划未能全面落实,公立中小学经费相对不足是重要原因。日本的经验和教训,都可为中国镜鉴。

  当然,怎样的事前防范,都不能完全省却灾后的救援。时间就是生命。此次汶川大地震告诉人们,救灾行动艰巨复杂,其紧急迫切与艰险的情势,不亚于一场浩大、复杂的战役。在巨灾瞬间发生之后,如何才能确保不失分秒地作出正确反应?我们迫切需要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建立对突发性巨灾的综合协调反应机制,协调各方力量,及时、有效和可靠地对灾害展开救助。

  地震等自然巨灾之摧毁力令人悚然。应对灾厄,民众需要具备防灾抗震的知识和物资储备,而政府和社会组织在救灾行动中,其人力、物力等资源,需要明确优先顺序,作出合理安排。军队与地方各部门的救援协调更需要统一、专业的指挥。享有采访自由、尽职尽责的媒体,也应当懂得如何以专业素养,尊重救灾行动大局。

  综合协调的巨灾风险管理体系离不开有效的融资安排。地震发生后,多渠道社会捐赠场面感人,成果显著,所集资金也正可成为此次救灾资金的重要补充。但也应当看到,灾后社会捐赠,特别是普通群众的捐赠,主要是一种爱心表达;而民间慈善机构的有组织捐赠和国际援助,也只能起到资金补充作用。救灾资金主渠道仍然也只能是政府财政资金和政府主导的巨灾保险与再保险机制。须知首当其冲的永远是最弱势群体,而纵使在目前中国财政资金较为充分的情况下,其上限仍然存在。有了行之有效的巨灾保险与再保险体系,还可以通过与风险挂钩的保费与赔付机制,反过来正面影响巨灾的防范,例如,激励和约束建筑标准的提高和执行。

  当然,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不可避免地需要让公众确信捐赠资金得以高效安全运用,需要让财政救灾拨款及时到位,需要执行严格的采购政策和程序,并且尽可能地公开透明,等等。此次巨灾过后,海内外华人乃至国际友人,不分妇孺贫富,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确保捐赠钱物的使用高效透明,其意义超越经济,事关民族凝聚力的长远。

  说到底,对巨灾的管理,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体现其公共治理水平。制度从建立到完善,从纸上规划到深入人心的实施,需要多年的持续努力,亦难免付出沉重的代价。当前,民气可贵,理当抓住良机,高瞻远瞩地思考和设计巨灾风险管理的制度框架。

  中国正处于多灾时段,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中国政府对防灾已给予相当重视。从由国务院副总理挂帅的国家减灾委员会,到去年8月下发的《国家综合减灾 “十一五”规划》,无不表明对巨灾风险的防范和治理,已经提上政府的议事日程。此次国家领导人在数小时内亲临巨灾现场,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广大军人和民众奋不顾身、顽强尽责地抢险救人,更是令世人动容。然而,从年初的冰雪灾害,到如今的汶川大地震,都显示出既有机制尚不能完全满足实际需求。面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现实,现行高度军事化的救灾模式之有效性值得肯定,但也必须看到其中的不足。同样值得警惕的是,无论如何,不应将强有力的政府简化为“大政府”,甚至因此缅怀命令经济的“优越性”

  灾难恐怖总会过去,重创的伤口需要平复,但是,这次地震肯定不是中国遭受的最后一次巨大灾害。成千上万的生命和血泪的教训,不会也不应淡忘,必将促进中国建立起一个综合协调的巨灾风险管理体系。这是中国的历史责任,也必将成为中国对人类社会的重大贡献。■

=================

外两篇:

邹波:为什么写作

李虎军:校舍坍塌,天灾还是人祸?

分类:随手摘录

【链接】甘肃,你还好吗?

2008年05月21日 留下评论
分类:心情记录

【轉載】馬英九就職演說

2008年05月20日 1条评论

  Part 1 http://youtube.com/watch?v=aXsEPY8ShvU

  Part 2 http://youtube.com/watch?v=r_FZfcDQn3s

  Part 3 http://youtube.com/watch?v=jtXVjfGuBNw

  

  各位友邦元首、各位貴賓、各位僑胞、各位鄉親父老、各位電視機前與網路上的朋友,大家早安,大家好!

  一、二次政黨輪替的歷史意義

  今年三月二十二日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台灣人民投下了改變台灣未來的一票。今天,我們在這裡不是慶祝政黨或個人的勝利,而是一起見證,台灣的民主已經跨越了一個歷史性的里程碑。

  我們的民主走過了一段顛簸的道路,現在終於有機會邁向成熟的坦途。在過去這一段波折的歲月裡,人民對政府的信賴跌到谷底,政治操作扭曲了社會的核心價值,人民失去了經濟安全感,台灣的國際支持也受到空前的折損。值得慶幸的是,跟很多年輕的民主國家相比,我們民主成長的陣痛期並不算長,台灣人民卻能展現日趨成熟的民主風範,在關鍵時刻,作出明確的抉擇:人民選擇政治清廉、經濟開放、族群和諧、兩岸和平與迎向未來。

  尤其重要的是,台灣人民一同找回了善良、正直、勤奮、誠信、包容、進取這一些傳統的核心價值。這一段不平凡的民主成長經驗,讓我們獲得了「台灣是亞洲和世界民主的燈塔」的讚譽,值得所有台灣人引以為傲。顯然,中華民國已經成為一個受國際社會尊敬的民主國家。

  不過,我們不會以此自滿。我們要進一步追求民主品質的提升與民主內涵的充實,讓台灣大步邁向「優質的民主」:在憲政主義的原則下,人權獲得保障、法治得到貫徹、司法獨立而公正、公民社會得以蓬勃發展。台灣的民主將不會再有非法監聽、選擇性辦案、以及政治干預媒體或選務機關的現象。這是我們共同的願景,也是我們下一階段民主改革的目標。

  在開票當天,全球有數億的華人透過電視與網路的直播,密切關注選舉的結果。因為台灣是全球唯一在中華文化土壤中,順利完成二次政黨輪替的民主範例,是全球華人寄以厚望的政治實驗。如果這個政治實驗能夠成功,我們將為全球華人的民主發展作出史無前例的貢獻,這是我們無法推卸的歷史責任。

  二、新時代的任務

  未來新政府最緊迫的任務,就是帶領台灣勇敢地迎接全球化帶來的挑戰。當前全球經濟正處於巨變之中,新興國家迅速崛起,我們必須快速提升台灣的國際競爭力,挽回過去流失的機會。當前全球經濟環境的不穩定,將是我們振興經濟必須克服的困難。但是,我們深信,只要我們的戰略正確、決心堅定,我們一定能達成我們的預定目標。

  台灣是一個海島,開放則興盛、閉鎖則衰敗,這是歷史的鐵律。所以我們要堅持開放、大幅鬆綁、釋放民間的活力、發揮台灣的優勢;我們要引導企業立足台灣、聯結亞太、佈局全球;我們要協助勞工適應快速的科技變遷與產業調整;我們還要用心培育我們的下一代,讓他們具有健全人格、公民素養、國際視野與終身學習的能力,同時要排除各種意識形態對教育的不當干擾。我們在回應全球化挑戰的同時,一定要維護弱勢群體的基本保障與發展的機會,也一定要兼顧台灣與全球生態環境的永續經營。

  新政府另外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導正政治風氣,恢復人民對政府的信賴。我們將共同努力創造一個尊重人性、崇尚理性、保障多元、和解共生的環境。我們將促進族群以及新舊移民間的和諧,倡導政黨良性競爭,並充分尊重媒體的監督與新聞自由。

  新政府將樹立廉能政治的新典範,嚴格要求官員的清廉與效能,並重建政商互動規範,防範金權政治的污染。我希望每一位行使公權力的公僕,都要牢牢記住「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這一句著名的警語。我們將身體力行誠信政治,實踐國民黨「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的政見。新政府所有的施政都要從全民福祉的高度出發,超越黨派利益,貫徹行政中立。我們要讓政府不再是拖累社會進步的絆腳石,而是領導台灣進步的發動機。

  我堅信,中華民國總統最神聖的職責就是守護憲法。在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遵憲與行憲比修憲更重要。身為總統,我的首要任務就是樹立憲法的權威與彰顯守憲的價值。我一定會以身作則,嚴守憲政分際,真正落實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我們一定要做到:政府全面依法行政,行政院依法對立法院負責,司法機關落實法治人權,考試院健全文官體制,監察院糾彈違法失職。現在是我們建立優良憲政傳統的最好機會,我們一定要牢牢把握。

  我們要讓台灣成為國際社會中受人敬重的成員。我們將以「尊嚴、自主、務實、靈活」作為處理對外關係與爭取國際空間的指導原則。中華民國將善盡她國際公民的責任,在維護自由經濟秩序、禁止核子擴散、防制全球暖化、遏阻恐怖活動、以及加強人道援助等全球議題上,承擔我們應負的責任。我們要積極參與亞太區域合作,進一步加強與主要貿易夥伴的經貿關係,全面融入東亞經濟整合,並對東亞的和平與繁榮作出積極貢獻。

  我們要強化與美國這一位安全盟友及貿易夥伴的合作關係;我們也要珍惜邦交國的情誼,信守相互的承諾;我們更要與所有理念相通的國家和衷共濟,擴大合作。我們有防衛台灣安全的決心,將編列合理的國防預算,並採購必要的防衛性武器,以打造一支堅實的國防勁旅。追求兩岸和平與維持區域穩定,是我們不變的目標。台灣未來一定要成為和平的締造者,讓國際社會刮目相看。

  英九由衷的盼望,海峽兩岸能抓住當前難得的歷史機遇,從今天開始,共同開啟和平共榮的歷史新頁。我們將以最符合台灣主流民意的「不統、不獨、不武」的理念,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台灣海峽的現狀。一九九二年,兩岸曾經達成「一中各表」的共識,隨後並完成多次協商,促成兩岸關係順利的發展。英九在此重申,我們今後將繼續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儘早恢復協商,並秉持四月十二日在博鰲論壇中提出的「正視現實,開創未來;擱置爭議,追求雙贏」,尋求共同利益的平衡點。兩岸走向雙贏的起點,是經貿往來與文化交流的全面正常化,我們已經做好協商的準備。希望七月即將開始的週末包機直航與大陸觀光客來台,能讓兩岸關係跨入一個嶄新的時代。

  未來我們也將與大陸就台灣國際空間與兩岸和平協議進行協商。台灣要安全、要繁榮、更要尊嚴!唯有台灣在國際上不被孤立,兩岸關係才能夠向前發展。我們注意到胡錦濤先生最近三次有關兩岸關係的談話,分別是三月二十六日與美國布希總統談到「九二共識」、四月十二日在博鰲論壇提出「四個繼續」、以及四月二十九日主張兩岸要「建立互信、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共創雙贏」,這些觀點都與我方的理念相當的一致。因此,英九願意在此誠懇的呼籲:兩岸不論在台灣海峽或國際社會,都應該和解休兵,並在國際組織及活動中相互協助、彼此尊重。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本應各盡所能,齊頭並進,共同貢獻國際社會,而非惡性競爭、虛耗資源。我深信,以世界之大、中華民族智慧之高,台灣與大陸一定可以找到和平共榮之道。

  英九堅信,兩岸問題最終解決的關鍵不在主權爭議,而在生活方式與核心價值。我們真誠關心大陸十三億同胞的福祉,由衷盼望中國大陸能繼續走向自由、民主與均富的大道,為兩岸關係的長遠和平發展,創造雙贏的歷史條件。

  最近四川發生大地震,災情十分的慘重,台灣人民不分黨派,都表達由衷的關切,並願意提供即時的援助,希望救災工作順利,災民安置與災區重建早日完成。

  三、台灣的傳承與願景

  從宣誓就職的這一刻開始,英九深知個人已經肩負二千三百萬人民的付託,這是我一生最光榮的職務,也是我一生最重大的責任。英九雖然不是在台灣出生,但台灣是我成長的故鄉,是我親人埋骨的所在。我尤其感念台灣社會對我這樣一個戰後新移民的包容之義、栽培之恩與擁抱之情。我義無反顧,別無懸念,只有勇往直前,全力以赴!

  四百多年來,台灣這塊土地一直慷慨的接納著先來後到的移民,滋養、庇護著我們,提供我們及後代子孫安身立命的空間,並以高峻的山峰、壯闊的大海,充實、淬礪著我們的心靈。我們繼承的種種歷史文化,不但在這片土地上得到延續,更得到擴充與創新,進而開創出豐盛多元的人文風景。

  中華民國也在台灣得到了新生。在我任內,我們將慶祝中華民國開國一百週年。這一個亞洲最早誕生的民主共和國,在大陸的時間只有三十八年,在台灣的歲月卻將超過一甲子。在這將近六十年間,中華民國與台灣的命運已經緊緊的結合在一起,共同經歷了艱難險阻與悲歡歲月,更在追求民主的曲折道路上,有了長足的進步。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民主憲政理想,當年在中國大陸沒有能夠實現,但今天在台灣終於生根、開花、結果。

  面對台灣的未來,英九充滿了信心。多年來我走遍台灣各個角落,在與各行各業的互動當中,讓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善良、正直、勤奮、誠信、包容、進取這一些傳統的核心價值,不但洋溢在台灣人的生活言行,也早已深植在台灣人的本性裡。這是台灣一切進步力量的泉源,也是「台灣精神」的真諦。

  盱衡時局,環顧東亞,台灣擁有絕佳的地理位置、珍貴的文化資產、深厚的人文素養、日漸成熟的民主、活力創新的企業、多元和諧的社會、活躍海內外的民間組織、遍佈全球的愛鄉僑民,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新移民。只要我們秉持「台灣精神」,善用我們的優勢,並堅持「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施政原則,我們一定可以將台澎金馬建設為舉世稱羨的樂土、我們引以為傲的美麗家園。

  台灣的振興不只要靠政府的努力,更要靠人民的力量;需要借重民間的智慧、需要朝野協商合作、需要所有社會成員積極的投入。各位親愛的父老兄弟姊妹們,我們要從此刻開始,捲起袖子,立即行動,打造美麗家園,為子孫奠定百年盛世的基礎。讓我們心連心、手牽手,大家一起來奮鬥!

  最在,請大家跟我一起高呼:

  台灣民主萬歲!

  中華民國萬歲!

分类:随手摘录

终于停下来了

2008年05月18日 1条评论

XX的火炬传递终于停下来了,尽管有些晚了。

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5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分类:感想杂记

[不合时宜的转载]汪丁丁:捐款的 吃捐款的 以及关于捐款的不合时宜的问题

2008年05月16日 2 条评论

http://wang-dingding.blog.sohu.com/87520152.html

满街都是捐款的,没有人,包括我自己,敢于追问捐来的款怎样交给灾区以及到了灾区又怎样交给受灾者。可是《财经》编辑部的张进来信催问下一期“边缘”的题目了,这让我想到,如此多的捐款本身,已经足够地被主流媒体边缘化了吧?谁解释过它们的去处?那一家软件公司给我们演示那些银行和慈善机构的“捐款路线图”——即善款从我们手里传递至受灾者手里这样一条透明的令人放心的路线图?其实,我早知道国内慈善机构的损耗率极高,或许是全世界最高的,大约在百分之三十以上,我记得多年前胡鞍钢和康晓光的扶贫调查报告里披露过更惊人的数据:每一百元扶贫款只有两元真正交给了贫困户。如此普遍的官场腐败难道突然不见了吗?我觉得很难堪,在这样庄严的场合问了一个如此不庄严的问题。但是,难道不应追问吗?我查阅过西方国家的慈善机构的损耗率,例如,资中筠先生关于美国的基金会的调查报告,我估计美国的慈善组织的损耗率普遍低于百分之十,或许更低。因为那里运作善款的人,这一点特别重要,那些运作善款的人往往是志愿者,他们或许来自宗教界,或许是热血青年,或许是富家子弟,或许是退休老人,总之,他们多数人只需要一些奉献爱心的机会。国内的慈善机构,我是指最著名的那些机构,多年前已经有至少一家,被媒体披露存在严重腐败,那场官司至今未了结。自从我心里发生了如上这样的不合时宜的疑问之后,每一次见到捐款的或电视上广播捐款热线号码的时候,我都会留神听着,希望听到关于款项的传递路线的哪怕一丝丝说明。我承认我已经不是“愤青”的年龄况且我过去若干年始终在国内生活,所以我已经比较地老谋深算了,不合时宜但老谋深算。

分类:随手摘录

过于冷静的辩解

2008年05月16日 1条评论

尽管我非常反对在捐款上的攀比,但是仍然不能认同王石的辩解。所谓的“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成为负担。”看似合理,其实大谬不然。一个基本的理由是,这样规模的地震并不是常态,此次的捐赠活动也不同于以往,以万科的规模,200万离所谓的“负担”也相去甚远。我尊重个人和企业做的任何数目的捐赠决定,并对此表示敬意,但我不认同王石先生过于冷静的、令人失望的辩解。

最后,再次声明,我非常反感在捐款上的攀比和打着道德旗号的要求,捐助始终是一个很个人的自愿行为,我们要尊重每个人和企业的选择。在这一点上,我同意韩寒

分类:感想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