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8年2月

关于『成功』

2008年02月22日 2 条评论

学院的院训是『学习管理就是学习成功』。院长在诸如迎新大会、毕业典礼、教职工大会等重要场合提及院训时,都不忘警告大家要正确理解『成功』——『成功』并不一定意味着头衔、金钱、地位等。到底什么是『成功』,或者怎样才算『成功』,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对我而言,比较认同下面这个关于『成功』的看法:

Success is peace of mind, which is a direct result of self-satisfaction in knowing you made the effort to do your best to become the best that you are capable of becoming. — John Wooden

分类:感想杂记

无题

2008年02月20日 3 条评论
1.几个关键词:不确定性,创新,服务,博弈(策略互动)。试图通过一个框架将其整合,未果。
2.前天和几个朋友去K歌,当吼到“我多想看到你那依旧灿烂的笑容,…”时,声嘶力竭。很久没K歌了。
3.“怀旧并不说明你老了,经常怀旧才是。”这好像是徐静蕾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最近,四十岁常被提及。几个朋友倡议举行高中毕业二十年聚会。
分类:杂七杂八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Management

2008年02月17日 留下评论

science, enginnering and management

Science takes data and information and turns it into knowledge.
Engineering takes knowledge and makes things of value from it.
Management examines the process of creating things of value and administers, manages, supplies, optimizes, and makes profitable this process.

分类:阅读笔记

大年初一

2008年02月7日 1条评论
大年初一的早晨,村子里除了稀稀落落的鞭炮声外,格外的宁静。吃过早饭,已是十点多了,去给几个堂哥拜年。这里的风俗是,每到一家,必要吃饭,必要喝酒,而且酒风强悍,许多人的酒量都以公斤计。我的策略就是示弱(当然也是真弱),一般我的堂哥们都会考虑到我是读书人,大度地允许我少喝一些。不过,今年几个堂哥都因为身体原因,戒酒或者限量饮酒了。想起他们曾经在酒桌上的叱咤风云,不由人生出岁月不饶人的感慨。和他们谈了很多农村的经济社会生活,颇有收获。
下午,妹夫和表哥来访,开始划权喝酒,到了晚上,数了数酒瓶,三人消耗白酒四瓶半。我自己大约喝了最多半斤吧,他们两个每人大约一公斤。我们这儿真是配得上“河西酒廊”的美誉啊。
分类:杂七杂八

门前的小树林

2008年02月6日 留下评论
下午,带女儿到门前的小树林去玩。今天天气晴朗,树林里白雪皑皑,明亮静谧。林中积雪约有五公分厚,女儿高兴地在上面跑跳,并用树枝在雪地上书写“WU YUCHEN到此一游”。林中那条干涸多年的小河今年也有水了,河面结了一层薄冰,还能看到下面的流水。我们用石头在河面上砸了个洞,女儿嚷着要抓鱼。我开玩笑将女儿推倒在雪上,她起身后抓了雪打我,我假装逃跑,她开心大笑。
小时候,这片小树林林木茂盛,河流纵横。夏天小孩子去河中游泳戏水,秋天大家去树林打沙枣。每年夏秋,当雨水充沛的时候,洪水淹没了整个树林,十分状观。再后来,林木被迅速砍伐,小树被放牧的牛羊啃死,河水日渐减少,林地变成了麦田。退耕还林的政策出来后,情况有所好转。耕是没退,但每家都在空地和地头种了树,现在已长大了。
每次回家,我都喜欢去小树林转转,坐在河边看夕阳,看远处的村落。这个时候,大约是内心真正宁静的时候。
分类:杂七杂八

回家了

2008年02月5日 2 条评论
中午,朋友用车把我和女儿送到了农村老家,终于回家了。由于前段时间持续下雪,今年该乘火车回家,昨晚到县城,住了一晚。家中父母身体很好,张罗着过年。父亲反复感慨今年什么东西都贵,钱不值钱了。女儿一到农村就兴奋,忙着去喂小羊,抱着大花猫玩。
从上大学到现在,整整二十年,每年都回农村老家过年。和朋友的感觉一样,农村的变化其实很小,而我们变化巨大。车上,朋友中无意中提及四十岁,彼此轻叹一声,算是感慨吧。
好好过年,好好活着。
分类:杂七杂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