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7年12月

专业、责任和忠诚

2007年12月31日 2 条评论

过去的一年,对我而言,忙乱而充实。尽管从结果至上的角度看,这一年不是很令自己满意,但大体问心无愧,可以告诉自己已经尽力了。现在,离08年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不想流水帐式地总结过去,也不想表决心式地展望未来,只说几点自己一年来的感悟。

第一点是专业精神。什么是专业精神?在我看来,通俗的定义就是做什么要像什么。比如,像一个教师一样教学,像一个官员一样从政,像一个商人一样经商,等等。或许,在许多人看来,这是很容易或者近乎于废话的,但我不这样认为。最近在忙装修房子的事情,遇到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具有专业精神——设计师只想着怎么从帮助客户采购中获取回扣,施工人员忙着怎么能够说服客户认可低水平的工程,而工程监理想的是如何不给公司添麻烦,等等。在学校也一样,很多时候,上课被等同于完成教学工作量,而其根本的要求和内容却被忽略了。

第二点是责任感。责任意味着有担当,意味着来去明白,意味着应尽的义务,责任更意味着必要的勇气。责任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有些老师似乎更喜欢洋洋洒洒地论述大学的精神、学者的品质,却忘了自己对于学校、学院、学生应该尽的责任。

第三点是忠诚。在当今的社会,在很多人眼里,忠诚已经是迂腐、愚昧和缺乏独立人格的代名词,甚至很多人都羞于谈论忠诚二字。这是一种悲哀。忠诚胜于能力。

Advertisements
分类:心情记录

绿色人物柴静

2007年12月22日 留下评论

刚看完柴静在中央二台的“2007年度绿色人物”颁奖典礼上的发言。喜欢柴静MM。

柴静

新闻调查:山西:断臂治污

新闻调查:虎照疑云

分类:随手摘录

突然想起一个小说的结尾

2007年12月16日 留下评论

突然想起一个小说的结尾——是张欣的《爱又如何》,一个很久的中篇了。小说中关于可馨和洛兵关系分寸的处理上,《小说选刊》和后来作者的文集中似有不同,后者似乎不那么残酷,但我相信前者更真实。而在最后的这一刻,她或许真正地懂得了什么是真实的平凡的爱情和生活。“……,但是眼里还是迸出了泪花。”,这一句令人印象深刻。

两个人准备离开饭店时,天空又下起了蒙蒙细雨,许多人在有遮挡的前门厅避雨,等计程车,可馨和洛兵也站在人群里,洛兵用手提电话让他的司机把车开来。

大概是交通方面出了故障,好长时间竟没一辆车出现。细雨的清新令可馨的酒意渐醒。

这时一辆摩托车飞驰而来,稳稳地停在前厅前面,一个提公文包的小伙子从后座上跳下来,摘掉头盔后,递给骑手一张整钱,“不用找了。”他说,然后大步奔进饭店。

骑手把钱塞进裤兜,方才摘下头盔,甩了甩头发。这时可馨看清楚了,他是沈伟。

她像钉子一样钉在原地,看见好几个人围住沈伟砍价。她下意识地抓住洛兵的手,但是眼里还是迸出了泪花。

分类:感想杂记

The institutional perspective of strategy

2007年12月14日 2 条评论

今天听中国人民大学的徐二明教授做题为“战略管理的制度思辩”(The institutional perspective of strategy)的学术报告。他重点强调了制度观(institution-based view)、组织场域(organizational fields)和组织合法性(organization legitimacy)三个关键词。下面是几篇相关文献:

1)制度观(institution-based view)

Peng, M. W. 2002. Towards an Institution-Based View of Business Strategy.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Management, 19(2): 251-267.  

institution-based view

Peng, M. W. 2002. Cultures, Institutions, and Strategic Choices: Toward an Institutional Perspective on Business Strategy, Blackwell Handbook of Cross-Cultural Management: 52-66: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Peng, M. W. 2003. Institutional Transitions and Strategic Choices.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28(2): 275-296.

2)组织场域(organizational fields)

DiMaggio, P. J., & Powell, W. W. 1983. The Iron Cage Revisited: Institutional Isomorphism and Collective Rationality in Organizational Field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48(2): 147-160.

3)组织合法性(organizational legitimacy)

Suchman, M. C. 1995. Managing Legitimacy: Strategic and Institutional Approaches. 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20(3): 571-610.

分类:阅读笔记

抽象的真实

2007年12月9日 2 条评论

记得曾经有人问我,你最欣赏女人的什么品质,我回答:真实。我这里说的真实,强调的更多的是不做作,不矫饰。其实,一个人要做到真实是非常困难的。抛开现实的残酷和陷阱不论,“真实”二字过于抽象也是一个原因。何谓真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和标准。如果不能赋予真实具体的含义和内容,对真实的宣扬和标榜就会显得不真实。

饭店总经理:我第一次到中国来的时候,有一位哲学家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说:过去有一个地主想要雇佣一个马车夫,于是一个驾马车的高手前去应聘,地主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翻过车吗?这个车夫马上回答,“没有,我从来没有翻过车。”结果,地主没有录用他。因为在这个地主看来,没有经历过翻车这类事故的车夫,不是最好的车夫。这也是那位哲学家想要说明的观点,这也是我的观点。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我们都知道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和失败的人,永远做不到最好。

潘玉龙:现在我不想成为最好。只想能够生存,能学有所用,能自食其力,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也养活我的父母,我已经没有过去那些幻想了,也没有任何雄心壮志。

饭店总经理:成功和成就恰恰总是青睐那些有生存危机的人,而疏远那些志向高远的人,但你必须明白,一个人理想太远大和没有任何理想一样都会遇到麻烦。

潘玉龙:你是说,理想太远大和没有理想都是不能走向成功吗?

饭店总经理:在我的人生字典里,理想这个词,通常被解释为信念。信念这个词,通常被解释为责任,责任这个词,通常被解释为职业道德。所以,我的结论是,把追求责任心和职业道德的完善作为目标的人,一定能够走向成功的。

分类:感想杂记

汪丁丁:假使寻不出路?

2007年12月1日 1条评论

《财经》学术顾问 汪丁丁《财经》杂志 /总第199期  [2007-11-26]

http://www.caijing.com.cn/cjby/2007-11-24/39119.shtml

当整个社会被嵌入到一个以人与人之间的激烈竞争为最显著特征的市场之内的时候,教育迅速地从旨在使每一个人的内在禀赋在一套核心价值观的指引下得到充分发展的过程,蜕变为一个旨在赋予每一个人最适合于社会竞争的外在特征的过程。

在这样的困境下,许多中国孩子沦为个人奋斗的牺牲品——只不过,那究竟是他们自己的个人奋斗还是他们家庭的奋斗,他们未必清楚,而且他们的父母也未必清楚。大家似乎都满足于跟随潮流而奋斗,大家都仅仅满足于懂得“逆潮流者亡”这一浅显而错误的人生道理。

于是,大家都努力督促自己的孩子投入到这场令人绝望的竞争当中去,而且据说是“越早越好”,最好是在母腹里的时候就开始竞争。

背景:“看不见的春天

我是否太急切了,或者说太功利了?使得我自己变成了一个看不见春天的盲人?我是否太看重这个博士学位以至于只顾着向前狂奔?

我当然知道成功需要努力需要付出,但是不是这就意味着我就应该放弃生活的其它部分?

分类:随手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