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7年8月

胡乱联想

2007年08月27日 2 条评论

ThinkPad系统崩溃的频率比DELL似乎高很多,让人不胜心烦。好在Acronis True Image是一款不错的备份软件,省了许多重装系统的麻烦。昨天,系统又几近崩溃,原因是使用的D版Norton Antivirus过期了。我对品牌的专一程度颇高,几近于愎。比如,杀毒软件我就一直使用Norton,包括上次系统不幸被误杀崩溃后,仍忠诚不改。这次经过了各种努力后,确信无法再用,只好忍痛卸载,新装了NOD32。这真是一款不错的软件,第一次Scan居然查出了N多以前Norton未曾发现的病毒和木马,而且资源占用也比Norton少很多。或许,我真该考虑尝试使用其它品牌的手机香烟电脑等等。更重要的是该反省自己的自以为是固执己见甚至刚愎自用了。

分类:感想杂记

午间杂感

2007年08月22日 2 条评论

1. 此次MBA开题,有一位在外企做HR主管的同学提到了企业在招募新员工时面临的“充裕中的短缺”问题。一方面,现在大学生就业形式严峻,企业有更多挑选员工的余地;另一方面,企业又很难发现真正适合自己的员工。这里面除了企业自身用人上急功近利的原因外,教育的失败可能是更重要的原因。其实,这个问题在一年前的McKinsey Quarterly上就研究过,当时似乎没有人承认企业(尤其是外企)招不到合适的人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问题。

2. 小舅子在深圳HW工作,这次去深圳他来酒店看我。近两年不见,人成熟了很多。他最近刚被提拔为主管(我的理解,管20来人,还不到Manager级别)就面临员工人心思动的难题,忙着谈心沟通。我提到社会上对HW员工加班的一些看法,他不以为然。他说他已经适应了HW的企业文化,接受了现在的工作状态和生活方式。他是今年深圳房价飞涨的受益者,买时六千多的房子现在已经涨到两万过了。谈到未来的设想,他蛮有信心。他说他相信天道酬勤。在他身上,我再次感受到了专注有恒的力量。他曾说我是他的榜样,现在,我要以他为榜样了。

3. 张维迎又发言了,这次他谈的是企业社会责任。他认为,对企业家来说,他们的真正责任,是在诚信守信的基础上,通过为客户创造价值,赚取利润,同时给更多的人创造就业机会,给国家上缴更多的税收。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他明确地将企业社会责任视为企业所承担的成本,隐含地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在形式上是一种作秀。此言谬矣。企业社会责任不是企业的成本,而应视为是一种投资。这类似于过去我们习惯说人力成本,而现在更倾向说人力资本。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赚取利润并不矛盾。恰恰相反,社会责任也是企业赚取利润的一种形式和手段。过分强调赚取利润就是最大的社会责任,必然会造成企业为利润不择手段,社会底线一再被践踏的现象。我们的企业之所以将社会责任理解为或者表现为某种作秀,其根源在于我们还没有如何更好地投资和管理社会责任的能力。所以,需要做的是不断提高企业在社会责任方面的认识和管理能力,而不是用利润来否定社会责任。

4. 对于自己的研究方向,一直不能很好地想清楚和说清楚。比如,经常遇到的问题是:你是研究什么的?对于这个问题我经常语焉不详。金融工程?技术创新?竞争战略?似乎都是,又都不是。做博士论文的时候,导师强调的是小而深,即题目越小越好,研究越深越好。现在,你不能告诉别人你做的是哪个很具体的方向,而是要告诉你是做哪个领域或学科的研究的。根据“你说不清楚是因为你没有想清楚”定律,显然,我还没有想清楚。继续想。

分类:感想杂记

武汉·深圳

2007年08月18日 2 条评论

月初两周,先后去武汉开会,去深圳参加MBA开题。在武汉,拜访了高师兄(由于他不喜欢我称其师兄,以后就称老高吧)。一起游览了黄鹤楼,喝了他珍藏的三十年汾酒,聊得非常开心。由于时间关系,未能夜游江滩、漫步东湖,等下次吧。深圳没有想像中的变化大——上次去深圳已是近十年前的事了。感受最深的是深圳人的生活节奏和打拼的精神,但对于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似乎大家还是有些迷茫。

分类:心情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