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手摘录 > 柴静:上海的水多深?

柴静:上海的水多深?

2007年04月8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呵呵,写得很有趣,忍不住转一下。

这让我想起我一个朋友的故事:他是南方人,来兰州近8年了,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代理某种IT产品。一次,他带着几个人去厂家总部开会,去机场的时候,将装有笔记本电脑和几万元现金的包落在出租车上了。他隐约记得出租车车号的几个数字,便打电话给交警方面的朋友,朋友很快在电脑上查到了相关的车号,并一边通知高速公路收费站拦截,一边与出租车公司联系。而这位出租车司机显然已经看到了那个包,决定不经过高速公路而从便道返回,并关闭了手机。他那个朋友又找了交警部门更上一级的领导,领导打电话给出租车公司的总经理……最终追回了电脑和现金。

他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本想问他:你为什么首先没想到报警?后来还是忍住没有问。

上海的水多深?

柴静

2007-04-06 18:36:34

连出两个长差。大家都好?

上海是好看,尤其是人。

这两天见一老板,方头大耳,夹着大钱包。

说话有点不清楚,一说话,副手就抢过去:“我们老板是农民,他说不清楚”,他也不恼,唔唔地点头听着。

我们一直没搞明白他是干什么的,他办公室里很小,也没什么办公的东西,只有很多袋子,装着据说各种机密资料,但他自己一点儿看不懂。

雇了各个行业的退休老头儿给他出主意,一拨电话随时到。

这次看到我们暗访,他颇有兴趣,说:“要不以后你们就给我干吧,搞个侦探公司,专门帮我弄点商业机密,年薪50万”

看我们面有难色。

他安慰地说:“不怕,你们搞不到的我会帮忙的”

我们摄像随口说过一句:“今天拍一个咖啡厅的水幕,人家不让拍”

过一会儿,楼下来了辆警车,他在上面招手“走,拍去”

我们要找个夜总会的女的,遍寻不着。

他说:“没事,她们跟黑社会很熟的”

他转身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有两个人来了,其中一个穿白西装白皮鞋,叫他“大哥”

把那女的电话地址还有在四川老家时候叫的名字都说了。

人走了,他说两个人中另一个人,

“其实他是警方的卧底,好些年了,一个月的特别费才500块,到现在媳妇也没娶。很不容易的”

所以他给资助点。

晚上暗访夜总会,我们这几个年青男孩都不行,左看右看就他象客人,他倒也不推辞:“就说我是日本老板”。

路上想着夜总会光线暗,摄像自己小声嘀咕“就怕光不太好”
他开着车听见了,立刻拔出电话“给点钱,让他们把大光开开”

死按活按才按住。

一出电梯,两边都排好队了:齐刷刷弯腰“括尼七哇”
他腆肚向前,不慌不忙,趁我们摄像忙的时候,把几队姑娘挨个儿看了一遍,说:“太差”

班师回营。

临走了,我们得谢谢他,一块吃饭。

我们几个聊片子:“只可惜那谁谁不知道在哪儿会出现,要不然可以采访一下”

他一笑,接了茬“这种事,只有国家安全局能搞定”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拔出电话按了几下。

二十分钟后,有人推门进来,是个平头高个挺精神的小伙子,拎着一只手提箱,跟他对了下眼神。

他立刻起身趋前握手。

一边握手一边特意回头看我们。

眼神羞涩又得意。

那一个晚上他一直没有回来,只剩下一只大钱包在椅子上斜靠着。

临走前,我们已经不敢提工作的事儿了,找话题闲聊,小宏哥哥随口问了一句:“江总书记现在在上海怎么样?”

“我给你约,”他说:“今天晚上?”

分类:随手摘录
  1. Yao
    2007年04月8日 2:43 下午

    怎么大家都转这一篇,看来还是很有共鸣啊。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