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七杂八 > 周末午后

周末午后

2006年02月26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西安降温了,感觉又回到冬天了。改论文改到不知从何下手,索性放到一边。读了胡平的"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又看了几页《非常道》,最后在网上订了几本书。在QQ上碰见Chow,和她聊了一些公司的事,知道下属的一个子公司要撤了,很关心那些朋友们的出路。感觉公司管理层的思路不对,像这样官民合办而又现金充裕的企业,应该走分散投资和多元化的道路,融合更多的民间资本,这样,才能在与官僚的控制权争夺中增加讨价还价的能力。对于这样的企业,账面上钱越多,越容易成为控制权争夺的牺牲品。我对于官僚们对企业的破坏力量总是心存畏忌——或许,公司那一天也会像这个子公司一样突然就被撤了或改组了,谁知道呢?
 
《非常道·立言第九》摘录:
 
  王茂荫是晚清朝中为数不多的精通经济问题的官员,他敏锐地认识到货币的价格和价值相分离的特征,并上升到"以实论虚"的理论高度,即坚持货币的金本位。他是《资本论》中唯一提到的中国人。他有一句名言:"官能定钱之值,而不能限物之值,钱当千,民不敢以为百;物值百,民不难以为千。"

  林长民说:"做一个天才的女儿的父亲,不是容易享的福,你得放低你天伦的辈份先求做到友谊的了解。"

  张爱玲说:"出名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顾维钧曾反复阐述他对于外交谈判的一个基本原则,即否定全胜论。顾说:"每一个中国知识分子都记得一句古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换句话说,坚持原则比只顾局部利益为好。我一向把这句话看作是个人一生中的宝贵箴言,因为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这项箴言不适用于外交,因为国家是永存的,不能玉碎,一个外交家不能因为必须坚持原则而眼看着他的国家趋于毁灭不顾。"

  1931年,梅贻琦在清华大学的就职演说中说:"一个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全在于有没有好教授。孟子说:’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我现在可以仿照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1937年,傅雷为翻译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写下献辞:"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首先要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

  晏阳初说:富有的人民和富有的国家必须认识到,只有当贫穷的人民和贫穷的国家满足了,你们才是安全的。你把这叫做明智的自身利益也可以。

  顾颉刚说:"让我盲目崇拜一个人就像让我训斥一个仆人一样困难。"

  聂绀弩不仅写了大量精彩的古典长篇小说人物论,而且他的咏《水浒》、《红楼梦》等书中人物的律诗也在朋友间传诵一时。如他的咏林冲的句子:"男儿脸刻黄金印,一笑身轻白虎堂。"慷慨悲凉,催人泪下。

  弘一法师临终写下"悲欣交集"四字。他致夏丐尊的遗书:"丐尊居士文席:朽人已于□月□日迁化,曾赋二偈,附录于后。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谨达不宣。音启。"遗书的月日,都空着,他圆寂后,由侍疾僧补填。

  汪曾祺说:"人总要把自己生命的精华都调动起来,倾力一搏,像干将、莫邪一样,把自己炼进自己的剑里,这,才叫活着。"

  穆旦诗:"这才知道我全部的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分类:杂七杂八
  1. Yong
    2006年02月26日 3:26 下午

    还说让你帮我订书呢,我们这里不在送货范围
    下次吧,嘿嘿

  2. Vastgobi
    2006年02月27日 1:20 上午

    呵呵,把书单发到邮箱吧,随时都可以帮你定的。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