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6年2月

The Political Compass

2006年02月28日 留下评论
牧师的Blog上看到这个测试链接,下面是我的测试结果——对此我还是比较认同的。不过,我觉得自己在Social方面实际更Libertarian一些吧,呵呵。
 

The Political Compass

Economic Left/Right: -1.63
Social Libertarian/Authoritarian: -2.05

Advertisements
分类:杂七杂八

周末午后

2006年02月26日 2 条评论
西安降温了,感觉又回到冬天了。改论文改到不知从何下手,索性放到一边。读了胡平的"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又看了几页《非常道》,最后在网上订了几本书。在QQ上碰见Chow,和她聊了一些公司的事,知道下属的一个子公司要撤了,很关心那些朋友们的出路。感觉公司管理层的思路不对,像这样官民合办而又现金充裕的企业,应该走分散投资和多元化的道路,融合更多的民间资本,这样,才能在与官僚的控制权争夺中增加讨价还价的能力。对于这样的企业,账面上钱越多,越容易成为控制权争夺的牺牲品。我对于官僚们对企业的破坏力量总是心存畏忌——或许,公司那一天也会像这个子公司一样突然就被撤了或改组了,谁知道呢?
 
《非常道·立言第九》摘录:
 
  王茂荫是晚清朝中为数不多的精通经济问题的官员,他敏锐地认识到货币的价格和价值相分离的特征,并上升到"以实论虚"的理论高度,即坚持货币的金本位。他是《资本论》中唯一提到的中国人。他有一句名言:"官能定钱之值,而不能限物之值,钱当千,民不敢以为百;物值百,民不难以为千。"

  林长民说:"做一个天才的女儿的父亲,不是容易享的福,你得放低你天伦的辈份先求做到友谊的了解。"

  张爱玲说:"出名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顾维钧曾反复阐述他对于外交谈判的一个基本原则,即否定全胜论。顾说:"每一个中国知识分子都记得一句古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换句话说,坚持原则比只顾局部利益为好。我一向把这句话看作是个人一生中的宝贵箴言,因为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这项箴言不适用于外交,因为国家是永存的,不能玉碎,一个外交家不能因为必须坚持原则而眼看着他的国家趋于毁灭不顾。"

  1931年,梅贻琦在清华大学的就职演说中说:"一个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全在于有没有好教授。孟子说:’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我现在可以仿照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1937年,傅雷为翻译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写下献辞:"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首先要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

  晏阳初说:富有的人民和富有的国家必须认识到,只有当贫穷的人民和贫穷的国家满足了,你们才是安全的。你把这叫做明智的自身利益也可以。

  顾颉刚说:"让我盲目崇拜一个人就像让我训斥一个仆人一样困难。"

  聂绀弩不仅写了大量精彩的古典长篇小说人物论,而且他的咏《水浒》、《红楼梦》等书中人物的律诗也在朋友间传诵一时。如他的咏林冲的句子:"男儿脸刻黄金印,一笑身轻白虎堂。"慷慨悲凉,催人泪下。

  弘一法师临终写下"悲欣交集"四字。他致夏丐尊的遗书:"丐尊居士文席:朽人已于□月□日迁化,曾赋二偈,附录于后。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谨达不宣。音启。"遗书的月日,都空着,他圆寂后,由侍疾僧补填。

  汪曾祺说:"人总要把自己生命的精华都调动起来,倾力一搏,像干将、莫邪一样,把自己炼进自己的剑里,这,才叫活着。"

  穆旦诗:"这才知道我全部的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分类:杂七杂八

中文文献

2006年02月24日 留下评论
中国期刊网推出了自己的搜索界面,感觉比较好使。
 
这几天恶补了一些中文文献。
分类:杂七杂八

一丝困惑

2006年02月22日 2 条评论
论文写到最后,看着那些公式和命题,检查推理和证明过程,心中不禁掠过一丝困惑:这些东西到底有何意义?不过,现在没有心思想这个问题,先做出来再说吧。
 
 
分类:杂七杂八

假期翻了三本书

2006年02月19日 2 条评论
假期在家原本打算改论文的,但杂事太多,忙于应酬,无法静下心来,只好作罢,断断续续地翻完了三本书:

1-易中天:《汉代风云人物》。这是作者在中央台"百家讲坛"的讲演稿,通俗易懂。当初之所以决定买这本书,一是因为读过他的《帝国的惆怅》,很喜欢他清晰有趣的表达;二是因为这本书除了讲演稿外,还在侧页提供了相应的史书出处原文(大多出自《史记》、《汉书》、《资治通鉴》)。喜欢讲晁错和张良的那几章。

2-李亚平:《帝国政界往事:大明王朝纪事》。这本书拼凑和急就的痕迹太明显,缺乏条理,不太明白想要说什么。不过,作者还是罗列了很多史实(故事),尽管混乱,但读后对于朱元璋的残暴和变态还是令人影响深刻。至于写张居正那部分,较之《万历十五年》,相差不可以道理计。
 
3-余世存 编:《非常道:1840-1999的中国话语》。个人认为这是2005年我读过的最好的书了。我几乎是一口气把它翻完的,之后又有选择地翻了几遍,每次看,都有新的感受。这本书的信息量很大,具体好在哪里我也说不清,或许正对我的胃口吧。下面随手摘录几条:

陈独秀20岁时,与革命党人吴樾相争刺杀满清五大臣,竟至于扭作一团、满地打滚。疲甚,吴问:"舍一生拼与艰难缔造,孰为易?"陈答:"自然是前者易后者难。"吴对曰:"然则,我为易,留其难以待君。"遂作易水之别。后吴引弹于专列,就义,重伤清二臣,时年26岁。

 
林徽因与梁思成夫妇向来坦诚相待,一次她十分苦恼地告诉丈夫,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该如何取舍。梁思成闻言,内心颠簸,终夜苦思,次日一早眼圈晕黑,决定把抉择权完全交给妻子。他对林徽因说,"你是自由的,如果你挑选金岳霖,我将祝你们永远幸福!"林将此语说与金教授听,大逻辑学家面对千载难逢良机,选择弃权:"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 
 
林徽因死后多年,一天,金岳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席前,他才宣布:"今天是徽因的生日!"顿使举座感叹欷嘘。

分类:杂七杂八

时光

2006年02月19日 留下评论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
是我难已再回去的昨天
你像鲜花那样的绽放
让我心动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也许就在这一瞬间
你的笑容依然如晚霞般
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
神采飞扬

听许巍的歌,听到《时光》,心中一动。今天阳光明媚,恰是个"阳光温暖的春天"。听了许巍演唱的两首"新"歌:《光明之门》和《晴朗》。喜欢《晴朗》,感觉比老狼的演唱更亲切一些。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你想起了谁?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你失去了什么又留住了什么?
分类:杂七杂八

三句话

2006年02月18日 1条评论
形势比人强
成功不能复制
道术兼备
 
和一个做企业的朋友聊天时试图表达的意思,没心情展开写了,做个备忘吧。
分类:杂七杂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