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七杂八 > 那一年

那一年

2006年01月9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看了一遍王思睿的"新威权主义与新左派的历史根源",想起那一年的一些事。下面是一些断续的摘录。
 
1989年政治运动及其失败的后果是非常明显的,这给其后的年代打下了深深的印痕。

其实,或许不必绕这么多话,用一句所谓的"镇压20万人换取20年稳定"就能更简洁明了地概括。从价值评判的角度这句话是绝对不能被认可的,但从事实陈述的角度它反映了客观现实。

90年代以来中国的政治生态和思想界生态发生了重大变化。传统意识形态的合法性完全被坦克的履带所粉碎,统治集团不得不转而乞灵于"政绩合法性",好比是用周朝的"德政"替代了殷商的"天命"。为了维持"政绩合法性"就不得不需要常年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率,至少在报纸上必须如此,其结果就成了所谓的"数字出官、官出数字"。"发展是硬道理"的经济实用主义为市场拜物教打开了大门;但是,没有法治与民主,就不可能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而只会出现为权钱交易铺平道路的权贵资本主义经济,若按照对1949年以前中国状况的官方说法,这其实就是官僚资本主义经济。在没有民间舆论和社会监督的情况下,"在私有化过程中凭借权力转移而产生的利益群体"恶性膨胀,社会腐败已成为制度性腐败,黑白两道相互勾结也开始大行其道。新闻自由、创作自由的替代品──劣质"大众文化"──浊浪翻滚,部份知识分子沦为权势与金钱的附庸。对知识界来说,更为突出的问题是80年代形成的新启蒙主义思潮衰落了,现代化与改革开放的共识不复存在。意识形态从来都是政治运动的先导,当几种意识形态激烈竞争、难分难解,而社会力量又处于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时,"民主运动的顿足不前"也就成为无奈的现实。

笔者以为,80年代的强势话语是新启蒙主义或称新启蒙思潮。这种话语为中共改革派领导人和知识界主流共同营造和使用,其特点是维持马克思主义的外壳,但在其中发掘或塞进许多改革、开放、民主、自由的新内容。借文化讨论的名义推动政治改革就充份体现了新启蒙主义的这一特色。尽管其中有许多含糊不清(例如说"马克思主义就是人道主义")、扭扭捏捏(讨论中国是处在"新民主主义阶段"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以及机会主义("猫论"、"摸论")的成份,但它的基本倾向是要改革,甚至是革命性的改革。而90年代的强势话语却是反对新启蒙主义的,在各主要领域均反其道而行之,稳定和保守无疑是它的基调。政治上更多地依赖专政手段,把一切可能的异议或出格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这当然是一种从改革心态向保守心态的倒退,中共"十三大"决定的党政分开举措根本未兑现,在许多方面还强化了以党代政的做法;经济上虽然打着市场化改革的旗帜,但正如《再论》所指出的,常常"自觉和不自觉地加强了垄断和反市场的趋向",具有"反市场、反社会和反民间的垄断关系",因此这种话语集中代表了"凭借权力转移而产生的利益群体"的意志。

1989年以后中国的强势话语所强调的是政府利益和稳定现状,将之称为"新自由主义"就实在太离谱了,而若称其为新保守主义则容易与西方的新保守主义混淆,因此还不如根据其依赖"专政手段"这一最突出的特点命名为新威权主义比较合适。其实,这正是国际学术界比较流行的术语。把1990年代中国的强势话语称为新威权主义,无论如何要比汪晖的"新自由主义"更合乎情理、更恰如其分。当然,90年代的新威权主义不同于1989年以前的新权威主义,后者包含比较多的改革色彩,而前者的主调是维持政治现状。90年代的新威权主义这个强势话语依靠国家的政策力量和经济力量垄断着各种官方的舆论阵地,掌控着"专政手段"这一杀手锏。看一看《人民日报》以当年"九评"和"文革"中《两报一刊》社论的规格,发表何新捏造的与日本学者矢吹晋的"对谈录",从那种排场里不难领略什么是强势话语的作派。
一次群众性的政治运动过后,统治集团侧重从政治上总结经验教训,运动的失败者则侧重从思想文化、意识形态上找原因、挖根源,试图绕开政治障碍另辟蹊径,这是一种屡见不鲜的历史景观。

自由主义者一向认为,自由高于民主,民主不过是自由的一个手段。民主是人民可以撤换统治者的和平的程序,是保守人人自由和国内和平的一种有用的工具。民主不仅在于主权者的人头数,更在于运用权力的方式。追求民主只能缘着追求自由的路径才能得到;若放弃自由去追求民主只能导致奴役和暴政。

 

分类:杂七杂八
  1. Priest
    2006年01月9日 2:31 下午

    呵呵,我听萧敢说,王就是当年的陈子明。不容易啊。他这篇文章写的极好,对那场运动的认识,以及运动前后的社会思潮的理解和定性,都是不差的。我个人认为,陈子明对汪晖的这个批评,要比陆兴华的来得让汪痛楚的多。

  2. Vastgobi
    2006年01月11日 12:37 下午

    “试图绕开政治障碍另辟蹊径”,这是很多人的想法或做法吧。对此,我比较悲观。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