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七杂八 > 关于管理研究的讨论

关于管理研究的讨论

2006年01月1日 发表评论 Go to comments
韩师兄,新年快乐!谢谢你的回复。我想,如果我们有什么分歧的话,大约在于对管理研究的目的、方法、意义及其与管理实践的关系的思考角度和侧重点不同。或者,更抽象一些就是对"学术为何"的看法不同。我觉得,管理研究的最基本的任务和目的是创造知识(理论),由此决定了管理研究在方法上必须是逻辑自洽的。因此,尽管管理不是科学,但管理研究必须科学。

必须承认,对大多数学术评价和竞争规则来说,学术研究所承认的或者可衡量的是理论(知识)而不是思想和风尚。创造知识的方法与提出观点(思想)和制造风尚的方法完全不同。学术研究的基本要求是文献基础和科学的方法。并非人们不需要思想不需要信仰,但学术评价和竞争规则决定了:除非你像德鲁克那样并不在乎学术体制内的认可和身份,你必须先获得足以使你的思想得到回应和认可的头衔(PhD和教授),否则,体制内的人会认为你在自说自话,甚至根本无人关心你说了什么。个人觉得这样的规则有一定的道理。看看国内每年发表的海量论文,文献基础扎实和研究方法规范的有多少?我们自己在写论文的时候,会真正引用或扩展的又有多少呢?我们不缺"创新",缺的是知识的创造和传承。

对于数学在管理研究中的应用,这是一个不断被提起并不断引起争议的话题。非常同意"数学只能是一种最自洽的逻辑工具,一种语言方式,而没有任何经验意义。",所以,运用数学的困难不是模型的推导,而是问题的抽象和结果的解释。尤其是对于模型结果implications的讨论,这是运用数学方法最重要也最具挑战性的工作,但往往被半吊子研究者有意或者无意地回避了。这不是数学或者方法论的错。就国内目前的研究来看,数学的训练和应用不是太多了,而是还不够—真正的规范的诚实的数学模型研究还很少很少。

"依凭最好的逻辑工具,不是研究管理最好的方法,而用这种方法所获得的"知识",就很难回馈到管理实践者的手中,得到经验的证明。"我的个人经验使我对这个推论持保留态度。我本科学的就是管理,然后毕业工作。先在国有企业,感觉所学的东西基本毫无用处;后来到外企,很惊讶地发现,同样的理论和方法,在外企运用良好。比如说,在管理基础培训课上,老师反复讲的就是管理的几大职能:计划、组织、领导和控制(罗宾斯的教科书),但公司会把不同职位经理的管理职能细分到每天每周每月每年,给出具体的可执行可考评的行动计划。更重要的是,在公司大家都遵循这样一种工作和管理方式。所以,我觉得,管理理论与实践的脱节,很多时候可能是由于在中国,我们还没有建立起现代管理理论赖以有效运行的商业文化。个人认为,对管理研究来说,逻辑工具是最不坏的选择。我一直认为,对于研究者而言,常识、直觉、逻辑是三项最重要的素质,尤其是常识和逻辑。

写得比较零散,希望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想法。祝一切顺利。
 
分类:杂七杂八
  1. Yong
    2006年01月2日 5:34 上午

    管理:实践还是科学?(个人想法,其中部分引用未来得及注明)看了你们几个人的讨论,我感受比较多。我以前对这个问题也胡看了一些书。我觉得从所谓的研究方法视角,可能讨论本身有些偏颇,这在德鲁克那本“管理的实践”——这个名字或者已经包含了这个学科的尴尬——“管理是一种实践,其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其验证不在于逻辑,而在于成果;其唯一权威就是成就”。1、对management 和management science脱节OR矛盾与否我这里无法结论。但是作为一个学科,它本身不能是也不可能是实践。在这里,我拒绝讨论理论与现实之间的逻辑关系。而我要具出行为经济学方面的一个公案是:卡尼曼和茨沃斯基1994年发表在《经济学季刊》上的 “基于案例的决策理论”一文。“这里,决策者没有完备的理性能力,每次决策的时候,他只是从记忆所及的案例当中检索出与当前场合最相似的那些案例以及相应的决策所带来的后果。根据“相似系数”,决策者可以大致判断类似的决策在各种相似场合可能带来的类似的回报,然后由概率加权求得预期的回报”。而这里管理学和行为经济学一样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的行为实践究竟是依赖于逻辑假设之下的科学还是“案例传统”?管理:科学OR实践?结论显然在此相异。2、如戈壁所言,学术研究所承认的或者可衡量的是理论(知识)而不是思想和风尚。或者说你在这里把管理学研究在目的定位为知识的积累。问题在于这一定义首先背离了所谓的实践传统——德鲁克传统或者说求用而非求理(科学)的传统。如果管理学科以实践为终极目的,那么知识的积累作为工具性手段永远是第二位的。如德鲁克所说“唯一权威就是成就”,用结果而非逻辑来检验。或者在此我们应该像自然辩证法课上那样首先区分管理是技术还是科学,当然目的,或者说终极目的只能有一个。而戈壁兄首先的认为了“管理实践与管理(科学)研究并不矛盾”,因此是后面的讨论在逻辑具有不可错的优势。3、任何学科的发展必然面临“实践—经验—理论”的学科演进路径,而管理学的发展仍旧没有能够走出“实践—经验”混同的管理理论“丛林”时代。作为最初的学科萌芽,必然是对社会生活中一些重大实践思考和总结的结果,其必然是零星经验的积累——在这里经验和实践总是混同在一起。而经验和实践还没有明确的实现分离引致历经百年的管理学迄今仍旧停留“重新发明轮子”的状态,仍旧会处于“丛林”阶段。或者这也正是戈壁兄所忧虑的。4、我不熟悉管理学学科,但我发现我们这里管理学教学中把比尔•盖茨和杰克•韦尔奇这些人都列入管理学家。我想说的是,如果优秀的企业经营者或者自我思想的实践家都可以称之为管理学家,那么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我们的管理学远未成熟为一个学科;二是我们的管理学和管理学教育很为不幸,它们的存在原本和企业绩效并不相关。

  2. Yong
    2006年01月2日 5:42 上午

    这个不是我的专业,所以我可以胡说,嘿嘿

  3. Vastgobi
    2006年01月2日 6:31 下午

    谢谢你这么花时间回复得这么详尽,我转贴过去了。你过谦了,你说得很专业很有道理。这几天教育网上MSN Space的代理很不好找,我的Blog都是通过email发布的。

  4. Vastgobi
    2006年01月2日 6:41 下午

    “管理学远未成熟为一个学科”这是根本吧。

  5. Vastgobi
    2006年01月3日 10:44 上午

    HANWEI的回复茫茫戈壁,注意到你关于德鲁克的文字发表在2006年1月2号的凌晨,我仿佛感受到了一个独立思想者默默耕耘的魅影,那是很享受的。自然,"作为一个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的毕业生,(如果没)有近七年的工作经历以及重新回到学校后对于经济学、历史、社会学等的涉猎和阅读。"是这种种思考理所当然的扩展。 我很认同"思想与经验无涉,管理知识需要标签化,时尚化(fadized)——这是我的理解,强调案例研究的重要性"这样的判断,所以我也不认为我们的分歧竟然是全面性的,因为有些在你文中出现的句子(断言或者推论),抛开你我语言习惯的差异,我感觉那就是我的本意。如果说有某种隔膜,我希望你关注自己的以下表述"管理研究的最基本的任务和目的是创造知识(理论),由此决定了管理研究在方法上必须是逻辑自洽的。因此,尽管管理不是科学,但管理研究必须科学"。但是,"现在的管理学研究,流行的是社会学式的经验研究、经济学和工程学式的模型研究,而真正属于管理学自己的案例研究却因为不够"科学"而得不到主流期刊的认可。于是,我们在创造知识的幌子下,创造着并不属于管理学的或者毫无意义的管理理论"。显然,其间的冲突虽然未必不能化解,但要声明一种严格的"自洽性"却是必须给出进一步的解释的。 我的判断是,这种困扰来源于我们对管理的本体性认识。"如果管理不是科学,但管理研究必须科学",就仿佛是说,"文学不是科学,但文学研究必须科学",在我看来,似乎不那么有说服力。其次,什么是你所理解的"科学"是消弭你我"不能在此达成共识"的关键。我的所谓的科学观,就是基于"实验"所获得的"经验的可复写性(其内在机理是确定的因果关系!)"。除此,我更倾向于用"规律"、"理论"这样的表达方式意指任何有价值的知识探索,比如某某某的"文艺理论",某某的"诗歌创造规律探讨"。我比较反感的是"管理被伪装成一种科学样式的学问!",一种建立在"管理科学性(实质上或许仅仅是经验的有限重复性)"假设上的,所以推论出必须是用"科学方式(吊诡的不是’实验’)"才能获得的"真正知识(但从上述括号中的质疑推理,其知识正当性的依据在哪里呢?)",而最科学的方法必须是"使用数学程度"这样的"逻辑结构"上的"认识格局"——很抱歉,这句话是有点拗口。我猜测你也多少受到这种意识(括号以外的)的纠缠。 所以,假如你我的"科学观"是来源于"科学哲学",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科学观。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管理"依靠什么获得其"科学地位"的正当性/合理性,是库恩的科学共同体,但管理学明明是一个丛林;还是拉卡拖斯的"硬核",比如11提到的那些,或者是管理的那些基本职能。尽管用Mintzberg的话的确是"拉大旗,做虎皮"的权宜之计,我还是想回到我的认识和推论,即"科学的管理"必须在各种"情境中"用它的"发现"去进行无限次可重复性的检验,我的判断是它们证明的东西"非常有限"。由此的推论我归类如下:一种是"管理中没有科学",所以不可复写,那么只能归纳,案例和统计学可以让我们提炼或拟合出一些好用的"规律";一种是"管理中有科学",但我们的认识能力有限,找不到那个复杂组织现象中的"因果关系束",我们说管理还只是在"前科学"阶段,但只要假以时日,我们就能找到组织中的那个关键方程式。当然,我一向的观点是接近前者。 很欣赏你那个经济学朋友的帖子,尤其是那个行为经济学的公案。如果没有大的改动,和谐管理那本新书的第一章就是试图要把管理实践建立在"猜想—行动—验证"这样一个"试错"的经验主义基础上,不同的是那个"相似系数"的来源应该是"洞见/直觉,经验/案例,和’逻辑分析’的’综合’"。我们的讨论,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达成共识,本质上讲,也不应该达成共识。能在这个平台上探讨这些问题,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进步。印象中在交大8年的工作经历,很少有人就这些问题给以任何关注。管理或许"是远未成熟为一个学科";或许"是管理学和管理学教育很为不幸,它们的存在原本和企业绩效并不相关"。但我们毕竟在以下认识上存在共鸣,即" 管理研究需要做出积极的反思,管理研究和管理实践存在很大的间隙,管理研究的方法论和它的本体性有关"。哥们,让我们期待世界杯的到来吧,瞧,那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组织——巴西国家足球队!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