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6年1月

回家

2006年01月20日 留下评论
晚上10点半的火车,回家。
这几天的效率不是很高,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一放假就回了。
 
祝朋友们春节快乐,狗年吉祥!
分类:杂七杂八

这个年不好过

2006年01月13日 1条评论
眼瞅着年关将至,论文的进度还是拖了,真是急人。看来这个年不会太好过。
分类:杂七杂八

那一年

2006年01月9日 2 条评论
看了一遍王思睿的"新威权主义与新左派的历史根源",想起那一年的一些事。下面是一些断续的摘录。
 
1989年政治运动及其失败的后果是非常明显的,这给其后的年代打下了深深的印痕。

其实,或许不必绕这么多话,用一句所谓的"镇压20万人换取20年稳定"就能更简洁明了地概括。从价值评判的角度这句话是绝对不能被认可的,但从事实陈述的角度它反映了客观现实。

90年代以来中国的政治生态和思想界生态发生了重大变化。传统意识形态的合法性完全被坦克的履带所粉碎,统治集团不得不转而乞灵于"政绩合法性",好比是用周朝的"德政"替代了殷商的"天命"。为了维持"政绩合法性"就不得不需要常年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率,至少在报纸上必须如此,其结果就成了所谓的"数字出官、官出数字"。"发展是硬道理"的经济实用主义为市场拜物教打开了大门;但是,没有法治与民主,就不可能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而只会出现为权钱交易铺平道路的权贵资本主义经济,若按照对1949年以前中国状况的官方说法,这其实就是官僚资本主义经济。在没有民间舆论和社会监督的情况下,"在私有化过程中凭借权力转移而产生的利益群体"恶性膨胀,社会腐败已成为制度性腐败,黑白两道相互勾结也开始大行其道。新闻自由、创作自由的替代品──劣质"大众文化"──浊浪翻滚,部份知识分子沦为权势与金钱的附庸。对知识界来说,更为突出的问题是80年代形成的新启蒙主义思潮衰落了,现代化与改革开放的共识不复存在。意识形态从来都是政治运动的先导,当几种意识形态激烈竞争、难分难解,而社会力量又处于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时,"民主运动的顿足不前"也就成为无奈的现实。

笔者以为,80年代的强势话语是新启蒙主义或称新启蒙思潮。这种话语为中共改革派领导人和知识界主流共同营造和使用,其特点是维持马克思主义的外壳,但在其中发掘或塞进许多改革、开放、民主、自由的新内容。借文化讨论的名义推动政治改革就充份体现了新启蒙主义的这一特色。尽管其中有许多含糊不清(例如说"马克思主义就是人道主义")、扭扭捏捏(讨论中国是处在"新民主主义阶段"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以及机会主义("猫论"、"摸论")的成份,但它的基本倾向是要改革,甚至是革命性的改革。而90年代的强势话语却是反对新启蒙主义的,在各主要领域均反其道而行之,稳定和保守无疑是它的基调。政治上更多地依赖专政手段,把一切可能的异议或出格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这当然是一种从改革心态向保守心态的倒退,中共"十三大"决定的党政分开举措根本未兑现,在许多方面还强化了以党代政的做法;经济上虽然打着市场化改革的旗帜,但正如《再论》所指出的,常常"自觉和不自觉地加强了垄断和反市场的趋向",具有"反市场、反社会和反民间的垄断关系",因此这种话语集中代表了"凭借权力转移而产生的利益群体"的意志。

1989年以后中国的强势话语所强调的是政府利益和稳定现状,将之称为"新自由主义"就实在太离谱了,而若称其为新保守主义则容易与西方的新保守主义混淆,因此还不如根据其依赖"专政手段"这一最突出的特点命名为新威权主义比较合适。其实,这正是国际学术界比较流行的术语。把1990年代中国的强势话语称为新威权主义,无论如何要比汪晖的"新自由主义"更合乎情理、更恰如其分。当然,90年代的新威权主义不同于1989年以前的新权威主义,后者包含比较多的改革色彩,而前者的主调是维持政治现状。90年代的新威权主义这个强势话语依靠国家的政策力量和经济力量垄断着各种官方的舆论阵地,掌控着"专政手段"这一杀手锏。看一看《人民日报》以当年"九评"和"文革"中《两报一刊》社论的规格,发表何新捏造的与日本学者矢吹晋的"对谈录",从那种排场里不难领略什么是强势话语的作派。
一次群众性的政治运动过后,统治集团侧重从政治上总结经验教训,运动的失败者则侧重从思想文化、意识形态上找原因、挖根源,试图绕开政治障碍另辟蹊径,这是一种屡见不鲜的历史景观。

自由主义者一向认为,自由高于民主,民主不过是自由的一个手段。民主是人民可以撤换统治者的和平的程序,是保守人人自由和国内和平的一种有用的工具。民主不仅在于主权者的人头数,更在于运用权力的方式。追求民主只能缘着追求自由的路径才能得到;若放弃自由去追求民主只能导致奴役和暴政。

 

分类:杂七杂八

普鲁斯特问卷(Proust Questionnaire)

2006年01月6日 留下评论
1.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无由无虑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文采风流

3.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无家可归

4.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一般

5.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想不起来

6.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有一个快乐的家

7.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做事不专注

8.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追回浪费的时光

9.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不诚实

10.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亲人的健康

11.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一点时间一缕阳光一本好书

12.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不能上网

13.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无私

14.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老师

15.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有点驼背

16.你本身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达观

17.还在世的人中你最轻视的是谁?
想不起来

18.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责任感

19.你使用过的最多的单词或者词语是什么?
没什么

20.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真实

21.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不小心伤害了自己最亲的人

22.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坚定

23.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亲人,友情

24.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无病痛地老死

25.何时是你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
做成一件艰难而又重要的事的一刹那

26.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性格决定命运

说明:著名的Proust Questionnaire(普鲁斯特问卷)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括被提问者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等。因著作《追忆逝水年华》而闻名的Marcel Proust并不是这份问卷的发明者,但这份问卷因为他特别的答案而出名,并在当年时髦的巴黎人沙龙中颇为流行。因此,后人将这份问卷命名为"Proust Questionnaire"。Vanity Fair(名利场)杂志每期封底都有普鲁斯特问卷专栏。

分类:杂七杂八

曾经的”诗”(整理书柜时翻出的,呵呵)

2006年01月5日 留下评论
戈壁
 
荒野是荒野的孕育
生命是生命的延续
在一望无际中寻找那曾经的边界
滚滚的地脉自西向东流去
那些狂妄的开发者
他们的脚步从未踏上过真正的戈壁
在黑夜中静卧在寂静的荒野
绵绵不绝的生命之力在身体中涌动和延续
 
2002年3月12日
 
 
分类:杂七杂八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2006年01月4日 留下评论
西安终于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窗外雪花飘落,心情也跟着有一点点宁静浪漫的感觉。
想写几句,突然不知说什么好了。
不说也罢。
分类:杂七杂八

关于管理研究的讨论

2006年01月1日 5 条评论
韩师兄,新年快乐!谢谢你的回复。我想,如果我们有什么分歧的话,大约在于对管理研究的目的、方法、意义及其与管理实践的关系的思考角度和侧重点不同。或者,更抽象一些就是对"学术为何"的看法不同。我觉得,管理研究的最基本的任务和目的是创造知识(理论),由此决定了管理研究在方法上必须是逻辑自洽的。因此,尽管管理不是科学,但管理研究必须科学。

必须承认,对大多数学术评价和竞争规则来说,学术研究所承认的或者可衡量的是理论(知识)而不是思想和风尚。创造知识的方法与提出观点(思想)和制造风尚的方法完全不同。学术研究的基本要求是文献基础和科学的方法。并非人们不需要思想不需要信仰,但学术评价和竞争规则决定了:除非你像德鲁克那样并不在乎学术体制内的认可和身份,你必须先获得足以使你的思想得到回应和认可的头衔(PhD和教授),否则,体制内的人会认为你在自说自话,甚至根本无人关心你说了什么。个人觉得这样的规则有一定的道理。看看国内每年发表的海量论文,文献基础扎实和研究方法规范的有多少?我们自己在写论文的时候,会真正引用或扩展的又有多少呢?我们不缺"创新",缺的是知识的创造和传承。

对于数学在管理研究中的应用,这是一个不断被提起并不断引起争议的话题。非常同意"数学只能是一种最自洽的逻辑工具,一种语言方式,而没有任何经验意义。",所以,运用数学的困难不是模型的推导,而是问题的抽象和结果的解释。尤其是对于模型结果implications的讨论,这是运用数学方法最重要也最具挑战性的工作,但往往被半吊子研究者有意或者无意地回避了。这不是数学或者方法论的错。就国内目前的研究来看,数学的训练和应用不是太多了,而是还不够—真正的规范的诚实的数学模型研究还很少很少。

"依凭最好的逻辑工具,不是研究管理最好的方法,而用这种方法所获得的"知识",就很难回馈到管理实践者的手中,得到经验的证明。"我的个人经验使我对这个推论持保留态度。我本科学的就是管理,然后毕业工作。先在国有企业,感觉所学的东西基本毫无用处;后来到外企,很惊讶地发现,同样的理论和方法,在外企运用良好。比如说,在管理基础培训课上,老师反复讲的就是管理的几大职能:计划、组织、领导和控制(罗宾斯的教科书),但公司会把不同职位经理的管理职能细分到每天每周每月每年,给出具体的可执行可考评的行动计划。更重要的是,在公司大家都遵循这样一种工作和管理方式。所以,我觉得,管理理论与实践的脱节,很多时候可能是由于在中国,我们还没有建立起现代管理理论赖以有效运行的商业文化。个人认为,对管理研究来说,逻辑工具是最不坏的选择。我一直认为,对于研究者而言,常识、直觉、逻辑是三项最重要的素质,尤其是常识和逻辑。

写得比较零散,希望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想法。祝一切顺利。
 
分类:杂七杂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