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5年11月

备忘:交大校长郑南宁谈大学教学

2005年11月28日 留下评论

发信人:pengjinzhen(xiao qiang),信区:XJTUnews
标题:今天郑校长的精彩讲话
发信站:兵马俑BBS(Sat Nov 26 22:07:26 2005),本站(202.117.1.8)

今天上午,在中3-3325举行了电信学院保先教育整改阶段的总结大会。在会议的最后,郑校长作了一通非常精彩的讲话,引人深思!以下内容是我凭记忆写下来的:

郑校长从美国科学历史上最伟大的学术制度建设者之一亨利·奥古斯特·罗兰在1883年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作的题为《为纯科学呼吁》的著名演讲讲起,提出了当前中国与美国相差一百年之说。

(注:""之间的内容为郑校长当场摘录的演讲原文)

"我时常被问及这样的问题:纯科学与应用科学究竟哪个对世界更重要。为了应用科学,科学本身必须存在。假如我们停止科学的进步而只留意科学的应用,我们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们只满足于科学的应用,却从来没有追问过他们所做事情中的原理。这些原理就构成了纯科学。中国人知道火药的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如果他们用正确的方法探索其特殊应用的原理,他们就会在获得众多应用的同时发展出化学,甚至物理学。因为只满足于火药能爆炸的事实,而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的进步,以至于我们现在只将这个所有民族中最古老、人口最多的民族当成野蛮人。"

接着,郑校长阐明道:我们同美国的这一百年之差,不差在美国有多少先进科技而我们没有,差就差在观念上、差在创新上、差在精神上、差在文化上!我们经常进行体制改革,但是改来改去,却没见多少效果!为什么呢?人有问题!光改体制又有多少用呢?1883年,罗兰的这篇演讲就奠定了美国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文化!而今天,我们却还没有!现今的社会,不发展就相当于落后!

"当其它国家在竞赛中领先时,我们国家能满足于袖手旁观吗?难道我们总是匍匐在尘土中去捡富人餐桌上掉下来的面包屑,并因为我们有更多的面包屑而认为自己比他更富裕吗?但我们忘记了这样的事实:他拥有面包,这是所有面包屑的来源"

(我的感想:现在是美国拥有面包,而中国在捡美国掉下来的面包屑!并似乎以捡得多为荣。美国的大公司不但到中国挖人,而且把没有什么技术、没有什么创新的活"外包"给中国,而自己做核心的、做有创新的,这些我们中国人连碰都不要想碰得到!CPU的原材料说穿了跟沙子的一样,但是美国人就是用它的技术,再加上沙子,来大把大把地赚中国人的钱!)

接着,郑校长说了大家关心的大学生培养问题。教学工作会消耗大部分精力,这也是绝大多数在教授职位上不进行任何科学工作的人的一个借口,但是常言道"有志者事竟成"。很少本国教授所承担的教学或演讲工作象德国教授那么繁重,后者却以在科学期刊上发表详细阐述、精心写作的论文而著名。我自己也肩负教育工作,深知这意味着什么,然而,在这里我仍然坚持认为,只要您愿意,您就会找出时间来做科学研究。毫无疑问,教学工作是重要的。一位成功的教师应该受到尊重,但是,如果他没有引导学生向最高方向努力,难道他不该受到谴责吗?郑校长明确指出,现在交大的好多老师(有些甚至是博士、副教),讲课不注重教学方法、不注重效果,只是为了完成所谓的教学工作量!好多老师把精力放在了收入上,把注意力放在口袋里的money上,整天抱怨工作量太少,教师收入低。为了增加教师工作量,为了让老师能"顺理成章"地拿更多的收入,于是乎有些学院(尤其是科研工作量比较少的学院)便大量开设选修课,大量开设若干完全没有必要开的选修课,哪些选修课更好教、哪些选修课更好过,就开哪些选修课。例如有些专业选修课,由于比较难过,选的人才十几个,而像旅游这些选修课却有多达500多人去选!其实开选修课的本意是让学有余力的同学了解、掌握更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拓展学生的知识的深度与广度,选修课应该都是比较难的,应该是超越教学大纲的!现在我们学校的选修课表面上是"完全按程序办事",本质上却与其本意完全相违背,其实是在害学生!

现在有好些学院要求扩招学生,因为"学院有这么多老师",但是如果一味地扩招,那我们还跟西安翻译学院有什么分别?我和丁祖诒有什么区别!我们绝对不能以牺牲交大学生的质量为代价来给老师的腰包里装更多的钱(其实在西安,交大老师的待遇已经不低了),这样我们会对不起我们的良心!我们一个学生上四年大学,至少要掏四五万块钱,我们要对得起这些学生的父母啊!我们交大的老师们也是为人父母的,我们有时应该多换位思考思考!而现在有好多交大老师,哪里有钱拿就往哪里钻,没好处的事、不可量化的事就不想干,就拿这回教师聘任职这件事来说吧,我(郑校长)就听到这样的风声:"这不就是把老师口袋里的钱拿出来重分一下吗?"这是极其错误的想法!

现在的交大,教风不如以前,教材跟二十年前相比,也是差远了!现在的交大老师,大部分不愿意写教材,因为写教材费时又费力,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好处。每回评学校精品教材,都是那么几个老面孔,别的专业呢?别的系呢?都在干嘛!不是写不好!是不愿意认真去写!其实,能写一本好的教材,就是给后人留下一笔精神财富,这远比一点钱来得更有意义!

"我们希望在教授席位上看到这样的人:他们聪明、好学、精力旺盛而又充满工作动力。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看到能够激励人们排除万难去追求最高理想的高贵和勇敢的精神,他们是在自己良知的赞许而不是他人的认可之下去探求自然界的难题。让他们用所有的数学武器、前人的经验来武装自己,让他们胸怀征服的坚定目标走进这个竞技场,让他们不要满足于站在平庸之辈的人群后面,让他们在竞争中力争站到最前列。"

这也是我的期望!

"财富不能成就大学,大楼也不能,大学是由教授和跟随他们学习的学生们构成的。大学是少数学生能够踏入的最后和最高一步,之后,他走向世界,他在大学里有意或无意感受到的理想会影响他今后所能达到的高度。"

"如果一位学生被一些当时所谓的好老师所教育,这些老师所知道的只比学生多一点,并常常被学生超过甚至轻视,那么没有人会怀疑这位学生的品味低下。这位学生发现只要他稍加努力,他就能超过他所在的大学中拥有最高荣誉的人,于是他开始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工作的动力随之消失了,旁边的小土丘让他感到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但他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他无法比拟的大山。"

现在好多交大老师,不注重教学实效,不注重教学的手段与方法,不对自己的教学方法与成效进行思考。像在上微机这些课要画CPU结构图,接口图时就完全可以用PPT,给同学们展示一下就行了,而不用花近半节课时间在黑板上画图,背对着学生!而像数学这些重逻辑推理,重思路的课却没有多少必要用PPT,老师的重点是引导学生如何思考、如何推导、如何创新,怎么可以一下子就把结果"打"出来呢?上《马哲》时,有些老师把PPT一拖就过,学生连看就还没有看清楚就过去了,这样子教课怎么行呢?一流的大学由一流的老师和一流的学生构成!交大如果没有大师坐镇、如果没有大师当学术领头人、如果没有大师的实际影响与指导,想成一流的大学,很难!所以,我们即使是砸破锅卖铁,也要请大师来交大!也要留住他们!我们应当把钱用对地方!

不仅老师有问题,现在交大的学生也存在很多问题!交大再没有一流的学生,要想成为一流的大学,完全没戏!现在交大的学生,情绪化问题很严重!(光今年就有8位学生自杀,其中两位未遂)各种心理问题也严重得很!不及格现在非常严重!就拿电信学院来说吧,全院各班级平均不及格率为25%,这在以前的交大是很少出现的!学风日下!迷恋游戏与网络!有些学院实行严管,禁止学生上网,买电脑,但是一到周末宿舍就是"人去楼空"!其实对于学生上网,学院不应该严堵,那不是解决之道,学院应该多做工作,多疏导。院里,各辅导员应该认真负起责任来中,应该对学生的成绩、对学生的学习状况了如指掌!

在谈到学生就业问题时,郑校长觉得各学院重视不够,在听各学院的总结时也没有听到谁提起过。在国外,学院对学生的就业是非常重视的。好多国外学校在学生就业时是由各系系主任亲自坐镇,并配有专门的教授分管此事,把就业问题列为头等大事,而不是什么研究、什么课题。

基本内容就这么多,但郑校长讲的比我写的当然要精彩得多啦!看着郑校长那真挚感情的初生的华发,我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我想,作为一名交大人,我们应该心忧交大!我们应该有一种责任感,一种使命感!为把交大建设成世界一流大学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注:罗兰的《为纯科学呼吁》在附件中,PDF格式,推荐看一下~)
1附件:sm014.pdf(389529字节)

※来源:.兵马俑BBShttp://202.117.1.8[FROM:202.117.55.154]
 
郑南宁,1952年生于中国江苏省。1975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1981年在西安交通大学自动控制专业获工学硕士学位。1985年在日本庆应大学获工学博士学位。现为西安交通大学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所教授。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3年8月起任西安交通大学校长。2005年当选IEEE Fellow。现兼任国家863高技术信息技术领域专家委员会首席科学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陕西省科协主席。2000年起,担任国际模式识别协会理事会中国代表,并任中国"科学通报"执行副总编,微软亚洲研究院专家顾问委员会成员。
Advertisements
分类:杂七杂八

与堂哥聊天

2005年11月23日 3 条评论
堂哥送货顺路来西安,聊了一些老家的事情:

1-老家农村已经取消了所有农业税费(包括"皇粮"),不仅如此,每亩地还补助20多元,具体名目他没有说清楚。这样下来,农民种地每亩大约可以净得300-500元(不扣除人力成本,这是农民计算收入的惯例),即使自己不种,包给别人种,每亩也可至少收200元的地租。所以,现在农民都嫌种的地太少(我们老家大约每人3亩左右,放在全国来看,应该算不少的)。

2-现在农副产品价格不错,尤其是优良品种。现在,农民都愿意花很高的价格(有些高达每公斤200元以上)买一些优良的玉米、葵花、大麦种子,因为这些新品种的价格比普通品种高出很多。这些年,老家许多农民种种子玉米挣了钱。种子玉米种植要求很高,一旦有农户种植种子玉米,周围其它农户就不能种植其它品种的玉米,这就需要政府协调。政府的做法是给一些棚膜等生产资料补助,然后强制要求一律种植种子玉米。总的来说,效果还不错。堂哥种地之余进行农副产品收购,然后卖给全国各地的啤酒厂、炒货厂等,收入很不错。

3-取消农业税费后,乡镇村的干部更加显得臃肿,很多干部无事可做,整天打牌喝酒,抱怨政府不应一刀切把税费全去了。农民倒没什么太多反应,只要不来骚扰老百姓,他们不管官员是不是太多。还有,村上的干部几乎十几年没变了,这一方面是能力尚可,和老百姓处得也不错,再者农民也不太热心选举这些事。堂哥把这归因于我们老家那边的农民太老实了。

4-教育是农民关心的大事,除了费用外,对像堂哥这样收入不错的农民来说,他们更不满的是教育资源和水平的不平衡不公平。他说,现在农村教育和城市教育差距越来越大,如果不花巨额的学费送小孩到城市读书,在农村学校读书考上大学的可能性很小。还有,现在的小孩几乎都不愿呆在农村,我侄儿说,他宁肯要饭也绝不呆在乡里种地。

分类:杂七杂八

李开复的新书和访谈

2005年11月21日 1条评论
这两天在师弟的推荐下,浏览了李开复的新书《做最好的自己》,并看了《对话》对他最近一期以及2001年那次访谈。对于新书,感触不是很深,大体未脱励志书籍的窠臼。当然,还是有很多颇有启发的地方,不失为值得买了一阅的好书。最近的一期《对话》似乎更多是一种公关和辩解。但不管怎么说,他对于诚信和名誉的珍视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最感兴趣的还是2001年《对话》的那次访谈,他阅人之犀利和说话的条理让我深为折服。
 
顺便说一下,不太喜欢现在《对话》的这个男主持人,感觉有点俗,没有深度。上次访谈欧特克的全球CEO和高群耀那期节目,总是拿盖茨说事,我觉得极为无礼和幼稚。
分类:杂七杂八

Books by Peter Drucker

2005年11月18日 留下评论
Books by Peter Drucker

1. The End of Economic Man – 1939
2. The Future of Industrial Man – 1942
3. Concept of the Corporation – 1946
4. The New Society – 1950
5. The Practice of Management – 1954
6. America’s Next Twenty Years – 1957

7. Landmarks of Tomorrow – 1957
8. Managing for Results – 1964
9. The Effective Executive – 1966
10. The Age of Discontinuity – 1968
11. Technology, Management and Society – 1970
12. Men, Ideas and Politics – 1971

13. Management: Tasks, Responsibilities, Practices – 1973
14. The Unseen Revolution – 1976 (reissued in 1996 under the title The Pension Fund Revolution)
15. People and Performance: The Best of Peter Drucker on Management – 1977

16. An Introductory View of Management – 1977
17. Adventures of a Bystander – 1978 (autobiography)
18. Song of the Brush: Japanese Painting from the Sanso Collection – 1979
19. Managing in Turbulent Times – 1980

20. Toward the Next Economics and Other Essays – 1981
21. The Changing World of the Executive – 1982
22. The Last of All Possible Worlds – 1982 (novel)
23. The Temptation to Do Good – 1984 (novel)
24.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 1985

25. Frontiers of Management – 1986
26. The New Realities: in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in Economics and Business, in Society and World View – 1989
27. Managing the Nonprofit Organization: Principles and Practices – 1990

28. Managing for the Future – 1992
29. The Ecological Vision – 1993
30. Post-Capitalist Society – 1993
31. Managing in a Time of Great Change – 1995
32. Drucker on Asia: A Dialogue between Peter Drucker and Isao Nakauchi –1997

33. Peter Drucker on the Profession of Management – 1998
34. Management Challenges for the 21st Century – 1999
35. The Essential Drucker — 2001
36. Managing in the Next Society – 2002
37. A Functioning Society – 2002

38. The Daily Drucker — 2004
39. The Effective Executive In Action — 2006

Prepared by the Office of Marketing & Communications at 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 165 E. Tenth St., Claremont, Calif. 91711 909-621-8028

分类:杂七杂八

『成功人士』

2005年11月8日 1条评论
席酉民教授筹办了一份新的期刊《管理学家》,其前身是《管理》——一份连续出版物。看了一下他们的介绍,其中对目标读者是这样描述的:『理性的,富有责任感的,乐于思考的,掌握着一定权力的,以事业为重的人』。我想,符合这些条件的应该就是所谓的『成功人士』了吧。简单地检讨了一下自己,感觉自己似乎没有一条符合,真是令人沮丧。
分类:杂七杂八

北大被忽悠?

2005年11月4日 1条评论
最近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做了个世界大学排名,北大排名全球第15亚洲第一。姑且不论这个排名是否真如国内媒体报道的是《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做的,因为据说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其实和《泰晤士报》无关。但有意思的是国内媒体还有高校师生尤其是北大师生对此的反应。据 新华网的说法,『消息传到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奇怪的是,为北大"感到高兴"的非常少,而持不相信的态度,认为北大"丢了脸"、"中国人被忽悠了"的人却占了绝大多数。』这个就比较有意思。我想,排名本来就是件很主观的事,如果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选择的指标或标准恰好对北大有利,则这个排名也是可信的。这本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大多数大学排名就像算命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当不得真的。有这样的反应,说明我们还不够自信,但也说明我们对自身还有一些清醒的认识。我想,如果以学术成果为标准,国内尤其是学界不会有人认为中国已经有大学可以进入世界前20名,前200名应该是个更现实的目标吧。
 

欧阳玉认为,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的排名中,北大在科研论文被引用一项上的得分竟然为0,这在排行榜的前60位高校中绝无仅有,而排在北大后一位的东京大学该项得分为17分。"而这一项恰恰是被国外大多数大学排行榜所重视的,权重也是最高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国内大学在别的排行榜上的排名一向都比较低。"

 
还有,在我的眼中,八九后的北大已经不是曾经的北大了,它更像是成功招安和党管教育的一个成功的样板,也算是其后15年当政者的一项很得意的政绩吧。写到这儿,想起麦肯锡季刊今年第四期上的一篇题为 China’s looming talent shortage的文章。文章认为:
 
While university graduates are plentiful there, new MGI research shows that only a small proportion of them have the skills required for jobs further up the value chain—and competition for these graduates is becoming fierce.
 
一方面是大量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一方面是许多企业找不到合适的人才。今年的大学生就业据说很好,从现在学校铺天盖地的校园招聘广告似乎可以得到印证。做校园招聘的都是很不错的公司,据说许多公司面试和录用的比例超过了100:1,有的企业甚至达到千里挑一。即便这样,很多企业还是抱怨无法找到合适的人才。这似乎是个悖论,更需要我们的大学关注。
分类:杂七杂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