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5年9月

王垠同学的退学声明

2005年09月26日 1条评论
清华大学的博士生王垠退学,并写了一篇很长的退学声明放在其主页
Blog
上。此举在水木及国内其它高校BBS引起强烈反响。粗略看了一下他的声明,有两点感受:1) 佩服他的勇气,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对于用行动做出选择的人,我都表示钦佩—他此举倒颇符合"行胜于言"的清华精神。2) 感觉不是很专一和踏实,有点浮躁—或许,他是个天才,不能用常规的标准来衡量。他特别抨击了paper至上的学术评价体系,这个大家都知道弊病颇多,但问题是,除此之外,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写到这儿,突然想起A Beautiful Mind中Nash为paper发疯的那一段,还有那句台词:I can’t fail. This is all I have. 就此打住,开始写paper。
分类:杂七杂八

德鲁克论管理本质

2005年09月24日 留下评论
管理是一种实践,其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其验证不在于逻辑,而在于成果;其唯一权威就是成就。

管理是一门学科,这首先就意味着,管理人员付诸实践的是管理学而不是经济学,不是计量方法,不是行为科学。无论是经济学、计量方法还是行为科学都只是管理人员的工具。但是,管理人员付诸实践的并不是经济学,正好像一个医生付诸实践的并不是验血那样。管理人员付诸实践的并不是行为科学,正好像一位生物学家付诸实践的并不是显微镜那样。管理人员付诸实践的并不是计量方法,正好像一位律师付诸实践的并不是判例那样。管理人员付诸实践的是管理学。

我认为我最重要的贡献是什么?

㈠ 早在60年前,我就认识到管理已经成为组织社会的基本器官和功能;
㈡ 管理不仅是"企业管理",而且是所有现代社会机构的管理器官,尽管管理一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企业;
㈢ 我创建了管理这门学科;
㈣ 我围绕着人与权力、价值观、结构和方式来研究这一学科;尤其是围绕着责任。管理学科是把管理当作一门真正的综合艺术。

彼得·德鲁克
1999年1月18日

分类:杂七杂八

反求诸己与求诸宪法

2005年09月23日 留下评论
看了李敖在北大演讲的完整视频和今天清华演讲的部分视频。对于自由主义,李敖谈了两点:一是要反求诸己,就是自己对自己负责,追求自身尤其是心灵的自由;二是求助宪法(政府),就是不愤进不逃避不退隐不退缩不造反,而是要根据宪法列举你的权利和自由,向政府要。个人认为这是李敖演讲的精华。今天在清华的演讲比起在北大的演讲明显温和了很多,甚至不无夸张地赞扬GCD开辟了自汉唐以来难得的盛世,多少有一点肉麻。不过,对李敖来讲,北大的演讲完成后,整个大陆行实际上已经圆满成功,剩下的时间大可以轻松表演,甚至不必总是怒目金刚,而可多一些慈眉善目了。和朋友聊起李敖的演讲,他认为,李敖的北大演讲必将成为中国人追求自由民主史上的重要事件和文献。余以为然。
分类:杂七杂八

时间管理需要改进

2005年09月20日 留下评论
这段时间写论文的引言和文献综述部分,进展缓慢。这两部分是论文中最难写的,引言写好了,问题也就说清楚了;而好的综述对于凸现你自己的工作至关重要。现在一个困难的问题就是很难一下子连成篇,总是在两部分之间穿梭,想到什么写什么。接下来,需要花点时间集中根据这些零碎的想法和材料写出一个通顺和清晰的东西了。

论文进展缓慢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时间管理做得不好。其中最要命的是不能集中一段较长的时间(比如3-5小时)于一件事上,总是在不同的想法和工作之间跳跃,时间被弄得支离破碎,效率低下。比如,在写作过程中需要查文献出处或其它资料时,经常在查的过程中偏离了主题,跑得太远。这部分是由于自己的"资料收集癖",喜欢检索浏览文献,唯恐有所遗漏。其实,很多的时候,可以暂时做一个标注,等整体写完了再补充的。一定要改掉这个不好的习惯。

专一有恒惜时,做到这三点真是不易啊。

分类:杂七杂八

不要批判要发现

2005年09月15日 留下评论
学术讨论这种事,如果你没有很好的建设性意见,而对方又未必真需要你的批评性意见,最好还是少批判多发现。况且,给别人提建议容易,而了解自己或者身体力行太难(It is difficult to know thyself. It is easy to advise others. )。批评别人而自己又做不好,这很容易成为笑柄。我的毛病在于好批评,废话太多,容易激动,还有一点自以为是,这是很不好的习惯,要改正。改正的要点是要言简意赅,点到为止;不要批判,要发现;多听少说,不要批评别人。当然,知易行难,真正要做到,还是要看修养的功夫。
分类:杂七杂八

女儿换同桌了

2005年09月14日 2 条评论
女儿换同桌了。她原来的同桌是一个老实的男孩,一年级时的班长,这学期开学换届落选了,理由大约是不作为。她妈妈问她,新同桌怎么样啊?她语出惊人,我新同桌是个色狼!她妈妈狂笑。同桌开学就换了,她到现在才无意中提及,她妈妈不满,问:换同桌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妈妈一声?她反问:这算是大事吗?这些日子,女儿和她妈妈一起迷上了韩剧《大长今》,影响了正常的作息。我劝她按时作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达成一致:她按时睡觉,我回头给她买连续剧的DVD。
分类:杂七杂八

学以致用

2005年09月13日 留下评论
曾国藩在禀祖父母(道光二十三年三月二十三日)家书中,详细介绍了自己官升翰林院侍讲的经过,喜悦之情跃然纸上,甚至多少有些忘形。唐浩明在评点时感慨"我们可以从曾氏这几天的日记中,真实地看出他对升官是何等的渴望,患得患失之心是何等的显露!素日的"敬""静"修炼功夫,在这几天内都不曾见其发挥作用。"其实,所谓"内圣外王"大体就是这样一种情景吧。想要有所作为,就需"货与帝王家",否则,就只能做单纯的读书人。曾的理想当然不是做一个读书人,而是做一个入世的士大夫。所谓修齐治平,修身只是根本和手段,不是目的。不管承认与否,我们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从来都是事功第一,学问第二,人品次之。当然,在追求事功的时候,却须先从修身入手,这是竞争伦理和规则的要求。成王败寇赢者通吃,这有时是很残酷的,但它一定程度上也是推动历史进步的重要动力吧。这在学术领域也同样适用,纳什如果没有博弈论没有诺贝尔奖,就只能永远是个疯子。"小人之儒,唯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诸葛孔明的这几句讥评,还是用一定警示作用的。
分类:杂七杂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