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5年7月

回家

2005年07月12日 留下评论
下午6点的火车,凌晨3点到。
 
昨晚与BEIWNAG和YUEYONG一起吃饭,聊得很开心。我滔滔不绝(如果不是喋喋不休的话),说了很多。BEIWANG带了他的GF—一个懂事的女孩—一起来。聊到很晚回来,收到烝民帮我找的两篇文献,很高兴。和他在MSN上聊了两句,表示感谢。凌晨1点,师弟拿了他的一篇拟投会议的DETAIL ABSTRACT让我帮忙看看。和他一起探讨了很多表达上的问题,做了一些修改。改完2页时已经3点多了,剩下的4页很快过了一遍,提了一些建议,由他过后再改。送走他后,已经4点了,洗了洗,倒头就睡着了。
 
在家大约呆3-4周,8月上旬回来。
Advertisements
分类:杂七杂八

面向真实世界的重要性

2005年07月9日 留下评论
着手写论文时,越来越感觉到“面向真实世界”的重要性。重读了张五常、周其仁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周其仁所坚持的面向真实世界寻求实例并把实例一般化的思路,与张五常“经济研究应该以一个真实世界的现象为出发点,用理论推出假说作解释,然后试把假说一般化,希望能广泛地伸展到其它现象去。”的观点是一致的。
 
的确,找到一个有趣而值得研究的实例实在是太重要了。以现在的感受,这简直就是成功了一半。而实际的研究中,我们往往是借着科学和规范的名义而误用或滥用了技术。对于管理研究而言,面向真实的商业世界几乎是一种必需的要求。但不幸的是,现在国内许多的商学院,评价论文的首要标准似乎仍然是方法—有没有数学模型和/或统计分析模型(经验研究),研究的问题是否来自真实世界倒是其次了。
 
自己以前在方法论上信奉只要逻辑严密,能自圆其说,至于有无现实的背景和意义无关重要。为此,还经常打着“理论研究”的旗号进行搪塞和辩解。现在看来,研究方法的规范和科学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所研究的问题是否真实、清楚、有趣。惟其如此,才能写出张五常所说的清楚、有新意、有趣的文章。当然,这是很高的要求了,眼下要做的是如何找一个与自己研究问题相关的实例。
 
写到这儿,突然想起和师弟关于理想(追求学问)与现实(发文章、学位)的讨论。师弟给我的忠告(警告)是要道术兼用,不可书生意气。看来两位大家在讨论“面向真实世界”的研究方法时,显然没有考虑这样一个两难的约束条件。
分类:未分类

金融时报:谁来当哈佛商学院院长

2005年07月7日 留下评论

德拉•布拉德肖(Della Bradshaw)报道

2005年06月27日 星期一

下个月底或八月一日,金•克拉克(Kim Clark)将卸去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院长一职,转任爱达荷(Idaho)一本科学院院长。此举让很多人感到吃惊、困惑,但克拉克教授却毫不迟疑。… more

分类:杂七杂八

9th Wedding Anniversary

2005年07月7日 留下评论
今天是结婚九周年纪念日。按传统的说法九年是陶婚,按现在的说法是皮革婚。踌躇着该买什么礼物给妻。她不太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说太多了反而不真实。我知道对于她来说,今天这样一个日子,我回去就是最大的礼物。早晨打了电话,她颇感惊讶,因为她忘了今天是特别的日子。但听得出来她很开心。两人认识已经十三年了,彼此现在更像是亲人。她曾经问我关于家和她的看法,我说,我心目中的家是一个我任何时候都可以回去的地方,而你是那个即便全世界都抛弃了我也会接纳我的人。这是我的真实感受。
分类:杂七杂八

芙蓉姐姐的隐喻

2005年07月6日 3 条评论

安替的博克上看到关于芙蓉姐姐引发的一些评论,虽然题目有些夸张,但很同意他对现今大学生以及媒体的批判。以我比较保守和书生气的价值观,对于芙蓉姐姐现象很难谈得上赞同,但对于她的勇气表示赞赏和尊重。这个社会在变得越来越宽容,但远远不够。新一代的大学生们对于个体自由的追求和个性的张扬做得坚决而不容置疑,但在对他人的选择和行为,却常常喜欢以一己之好恶作出刻薄的判断和结论。整个社会弥漫着犬儒主义和达尔文主义的生存观,大学生和媒体当然也无法免俗。安替的下面这段话也许并不夸张:

更重要的是,今天看芙蓉姐姐接受采访的视频,我突然意识到芙蓉就是中国,中国就是世界中的芙蓉姐姐。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也是一个认知有障碍的国度,她会经常宣布自己的人民最幸福,而不顾任何恶劣的人权记录;她也会反复宣传自己的奥运体态多么S型,而不顾她自己其实是千疮百孔;当国际媒体炒作性地说中国是世界的未来领导的时候,她也会说,“永远有多远,我就红多久”。 

安替:善待芙蓉姐姐,拯救中国命运

分类:未分类

女儿明天期末考试

2005年07月5日 留下评论

女儿明天期末考试。打电话问她紧张不,回答说不。她想考进前三名,因为老师承诺有奖励。我叮嘱她要认真仔细,不要粗心,她心不在焉地听着,忙着要挂了电话看电视。知道她内心里还是很要强的,加上几次考得不错,信心也很足,所以,我们也不给她太多压力,算是信任她吧。

 

每次回家,我都要主动领她去游玩、吃饭、买东西。有一次,她不解地问妈妈,为什么爸爸回来我们总是要去吃火锅、买衣服?她妈妈回答说,因为爸爸喜欢你呀。她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仍然疑惑。

 

俗语云:七岁八岁讨人嫌。她妈妈常感慨说,小孩子还是三四岁的时候好玩,长大了就有自己的主意了,也不听话了。受她妈妈的影响,女儿喜欢看CCTV-10,对每个时段的节目了如指掌。她尤其喜欢看一个叫“叙述”(好像是)的栏目。我看过几次,怎么也想不明白她这个年龄的小孩怎么会喜欢这个节目。

 

女儿喜欢说话,有时满嘴半生不熟的新名词,胡说八道。有一次,我实在忍受不了她的聒噪,便告诉她,小孩子说话要经过大脑,不能信口开河,满嘴胡言。她似乎同意我的说法。沉默良久,突然对我说,爸爸,你说“啊”。我不明就里,就张着嘴说“啊”。听我说完,女儿面无表情地问我,爸爸,你说话经过大脑了吗?我当场晕倒。

分类:杂七杂八

朋友来访

2005年07月4日 留下评论

周六,小雨,天气难得地凉爽。中午,YUEYONG来访。一起吃午饭,边吃边聊。彼此谈了自己的研究感想。他提到从马克思劳动分工的视角对劳资关系的思考,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和有前途的问题。现实来说,目前中国阶层分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各阶层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和尖锐。各阶层成员之间的隔阂日深,关系脆弱,常因小事引发大冲突。当然,将想法(idea)变成学术论点,中间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不知他对这个困难是否有清醒的认识。

分类:杂七杂八